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鼎鼎博客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日志

 
 

【转载】从《白狐》到《香水有毒》看女性话语下的回归性反思  

2013-12-19 07:15:46|  分类: 电影观感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庆云/

人生要面对两个终极问题,一是个体及其群落生命从何处来到何处去的生命体验问题,一是生存体自身及其周遍生命体如何更好的存在并向所谓的前方走的问题.而这两个问题在大多数情况下又是相互补充与彼此否定的,源于此一补充与否定,人开始追问自身存在的价值问题,如果说人的自身存在价值是一个为零的虚幻数字,那么我们做的所有哲学生命学上的思考及其讨论都将是无限接近零的数字,而非零!这是有意思的.庄子曾经说过,以我生之有涯而追无涯,怠已.我想庄子的知无涯并非仅仅指代知识而是更深层次的生命体验吧!

沿着庄周的路子走,以有限的生命而追求无限的生命存在意义问题,是不可能的,应该迷途知返的,那么又是什么叫我们在这种追求中不至于陷入太深甚至到放弃生命的终极中去呢?在人的生命以上的意志中(我们假设在人的生命意志以上有更高的意志),有一种意识性甚至可以说是冥冥性的东西操控着我们,妨碍我们向人生的终极目标探询,而正是这种妨碍,叫我们的人生丰富多彩,叫我们在日薄西山之年能够了无遗憾.生命会因为生命的东西而变得积极起来!

那又是哪一种甚至哪些种妨碍导致我们对生命存在意义问题并不太关心了呢?其实应该有很多种,如果没有它们的存在,生命体只能是从一瞬到另一瞬的过程,就是因为这种阻碍,生命才得以延续,然后是繁殖生育,是种群的扩大与建构,是其它的一切现实主义的存在方式.我们这里不是做一个全面的哲学上的生命意义分析,不能把所有存在而又有意义的阻碍一一分析,但我们可以拿出其中的一种来管中窥豹,去试图可见一斑.

两性的情感及其肉体需求构成了一种对生命意义问题探究的阻碍,一种有超越价值的障碍,大多数的文学作品中都把这种障碍演化成无比伟大的东西而展现出来,甚至于生命的意义问题就在于这种爱的价值体验中.当代东西方的许多哲学中均是以此一情节为客观现实基础进行讨论的,许多自认为高明的理论最终也是回归于这种爱,仿佛生命中除了这种爱以外再也没有可以用来解释生命消解生命的东西了.这种爱是否具有灵魂超越的作用呢?换句话说,爱可不可以超越生死?这是一个伪问题,就像万能的上帝能否造出自身无法举起的东西一样,她的伪只在于文字上的游戏,而非真正的生命问题,导致这一问题出现的根本原因是我们制造的文字的不可尽言性,而非其它.在生命个体中,正是因为有了对异性情感与肉体的追求,人们才不在那么重视其存在的意义问题,这种哲学上的追问才会转化为生活上的柴米油盐问题,小问题融化大哲学,生活点滴化解生命无法承受之轻重.当一个人孤独到需要上帝与之交谈的时候,大抵是没有异性在身边的时候了,这时候我们可以很明朗地看到这种阻碍的作用了.

这种情感夙愿很难叫我们达到质问爱的意义问题的高度,两性的问题,更多的是肉体的接触,灵魂的相互满足问题,而后者并非哲学上的灵魂满足,而是茶水之间的生活满足,茶水之间的问题也是大问题.这样我们不妨从灵魂的高度出发,来看一看,两性之间为什么彼此需求.显性的灵魂是积极向上,不断渴求,充满阳光刚毅,不乏众多可公度之事物的,而隐性的灵魂却是向下的沉积力量,不断否定,充满惆怅忧哀的,大多是不可公度的因子.一个完善的灵魂要独立存在,必然需要有一面更加突出,就像带电的离子核一样,没有正电对负电的超越或者是负电对正电的超越,它永远是不带电的零,或者黑洞,灵魂也是这样.灵魂需要显性灵魂与隐性灵魂的较量,然后产生不同的灵魂个体,而这两种不同的灵魂个体才会产生冲动感,结合的欲望,我们称之为爱情,或者肉体渴求.但并不一定是男性携带显性灵魂,女性携带隐性灵魂,这只是大多数情况下的一般体现,我们无法用它来界定全部,因此,社会上存在刚毅的女性,也存在忧伤的男性,而对任何一种灵魂的否定,都是对自身灵魂的损伤,是值得警惕的东西.一如,我们否定一个男人娘娘腔的时候,也是在否定我们自身对温柔的渴望,是对我们自己的扼杀.健康的社会接受一切存在,并不非议所有不同生命形式.如果从灵魂显性与隐性的角度出发,我们可以排开生理阻碍而重新界定男女了,但事实证明,一个可公度的社会暂时还不需要我们在此一文字学上做任何并非有意义的工作的.

正常的灵魂个体需要显性与隐性两方面的满足,但正常(这个词或者有歧视的意思,但笔者绝对没有此意)的灵魂也往往是无法同时具备这两个方面的,因此,我们在追问到灵魂的高度上时,以爱为结尾,两性甚至同性之间的爱,柏拉图肯定同性之爱,在这样的角度上讲是值得肯定的.两个彼此满足的灵魂,必须是一个显性的多一点,一个隐性的多一点的,一个是正电,一个是负电,它们才能够彼此依靠与环绕,自然的规律.到这里我们可以引入一个有意思的问题了.中国古代的太极为什么是彼此环绕的呢?正是这种正电与负电的关系罢了,我们有自己的民族称谓,阴阳也.在这种彼此的环绕中,生命个体就可以仅仅在一个限定的圆圈内转动了,而不在做直线的生命价值与存在意义问题的探究了.这样,两性这种客观存在为社会种群的延续做了不可否定的贡献.

到这里我们可以进入对《白狐》和《香水有毒》的讨论了.

我们撇开性别男女的问题,从灵魂性别的角度上来看,这难道不是一种隐性灵魂对显性灵魂的需求嘛!艺术的至高境界就是发现灵魂,然后记录她.我们不敢以艺术的名义来超越灵魂,因为这种超越往往是徒劳的. 《白狐》中塑造的隐性灵魂,是一个温情的舞者的形象,正和了中国文化中阴柔的一面,不压抑这种灵魂中对另一灵魂的呵护,恰好是此一歌曲的艺术成就.在当代的一些激进的运动中我们往往喜欢压抑自身的一种灵魂而走入另一种灵魂,就像女权话语者重新走入男性话语一样,不尊重灵魂的结果是扼杀灵魂,然后失去自我,最终走向太极之外的直线运动中去,毁灭于虚无,伟大的虚无.如果说这首歌写的是中国文人的恋狐情节的话,那不如说是,每个人本身都是一只美丽而又温柔的狐狸,每个灵魂个体中都有向爱人跳一支舞的渴求.这首歌由女性唱出来美丽动听,由男性唱出来也是婉转娇啼的.如果把这首歌说成是女性话语,或者更确切地说是隐性话语,那么我们从中已经隐约看到了对灵魂不同气质的回归.

而《香水有毒》也不能再简单的理解为女性丧失自尊的一个曲子了,它应该是一种灵魂相互交融而终不得的哀伤,是超越男女生理性别的.一个灵魂把另一个灵魂变成世界上最笨的灵魂,这难道不是把我们从生存意义的探究中拉回生活的圆圈中吗?在这首歌曲中我们看到了生活与容忍杂质的结合,也正是这样的隐性话语,包容了人的超越生存的意志,带来了柴米油盐,然后是不求意志的活着,活着而已,没有别的,也不会再想些别的.

如果这种接近女性话语的隐性灵魂话语能够被重新定位与反思,提高到此二首歌曲的高度,人类的灵魂将又是一次回归性的飞跃!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