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鼎鼎博客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日志

 
 

棋人怀念尹楚生(转自盘溪民)  

2014-07-22 16:54:20|  分类: 围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棋人怀念尹楚生

 盘溪民

  日月如梭,现在已经是2001年的夏天。欣闻苏州棋院正在进行大装修,这是一件棋人们巴望了很久的事,同时也使人想起了尹楚生。

  苏州棋院在五卅路体育馆,一进侧门就是。它原先是一幢简陋的两层小楼,水泥地面,白墙灰黄,抬头可见水泥吊梁,木质的门窗也已处处磨损……如此种种,都给今天的人以一种简陋感,前两年就有人这么说:这样的棋院和今天的苏州有点不相称了,热天热,冷天冷,还不如私人开设的小酒吧。这些话看起来也许没有说错,但是如果知道这幢小楼是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初的建筑,如果知道那时候的中国国情――在那个百废待兴,国民经济才在崩溃的边缘刚刚稳住脚跟的时候,竟然有人就造了这么一幢小楼来专门供人下棋,而且主要还是为了围棋,这样的城市,在当时说来大概也只有苏州了。

  大家都知道,书法、绘画,古琴、围棋是中国人并称为四种雅事的技艺,更是苏州评弹里的才男才女们表现才情的物事。但是,就围棋而言,苏州棋人们会聚下棋的地方,也许自古以来都只是因茶而棋,即那地方本来是为人饮茶而设的楼堂厅馆,只不过是有人借它来下棋罢了;要说因棋而茶,恐怕还是近五十年以来的事。据苏州解放后的第一代围棋名手刘孝同先生说,他最早就是在一家老虎灶茶馆店学的棋,后来大约是五十年代后期,公家才办起了“为棋而茶”的棋社、棋室。而一说起这些公办的棋社、棋室,苏州凡是有三十年以上棋龄的人大概都知道一个人,此人就是尹楚生。

  尹楚生是当时苏州的一个大官,六十年代初的地委宣传部长。然而,又因为他是一个围棋棋迷,所以和一些小民百姓成了棋友,更为苏州的围棋事业作出过不当忘却的贡献,所以时至今日都还受到老一辈棋人的怀念。

  我知道尹楚生是在上个世纪的六十年代中期,那时候我才刚刚学围棋,一天,棋友吴小通(他的祖父就是大名鼎鼎的吴湖帆)告诉我说,观前街上开了一爿专门下棋的“店”,在新华书店的斜对面,一毛钱一张门票还连一杯茶,买了票就可以下棋,象棋、围棋都有。就是在那里,我开始知道了尹楚生。据吴小通说这爿“棋店”就是他弄起来的,我想,不是他弄的或许也是他赞成的吧?

  认真地说,尹楚生并不算平易近人,也许是时代风气和个人身份的原因,他总保持着一种必须的严肃:中山装的风纪扣从来不松,双唇紧闭,目光炯炯,每次来看棋、下棋,他的对象都只是当时苏州的几个围棋好手,不和一般人多话,所以一般人也对他敬而远之。不过,我对他的印象却并不坏,其一是他有一手在我当时看来是已经高不可攀的围棋,居然可以和苏州的一流高手下三子棋;其二大概是我心里的等级观念在作怪,觉得像他这样的大官要下围棋有什么难?叫两个人找个地方玩就是了,能够不忌闲杂到这种地方来下棋,说明他身上还有点那种叫做“平民意识”的物事。另外,棋虽小品,可以观人,尹楚生在和高手们下棋的时候,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一定要自己先放好两颗或者三颗黑子,给白子的右下方留下空角等待上手落子,有时候还会说上一声“请”。这又给我留下了好印象。像他这样的大官,如果连一点起码的棋德都没有,硬是要厚着脸皮和高手对下,谁又敢在大庭广众给他一个下不去――不屑落子拂袖而去呢?

  除了上面的事以外,还有一件事使我对尹楚生产生了一种敬意。当时,刘孝同是苏州围棋的第一人,据吴小通说,刘孝同原先是一个教师,在乡下一所农业中学教数学,尹楚生发现了他的围棋以后,认为是个人才,就主动请苏州市的有关方面把他从乡下调回苏州,并且安排在苏州市会计学校继续当教师,职业固定,要他好好努力,把苏州的围棋搞上去。对于这点知遇之恩,直到今天刘孝同还总念念不忘,他说那是1963年,国家还没有从天灾人祸中完全摆脱出来,中心口号还是“一切支援农村”,有再正当的理由,都很难把教师从农村调回城市,何况调的还是一个教师匮缺的农业中学的数学教师,而“下围棋”在当时又根本算不上什么理由,硬是只凭“首长关心这件事”这句话,把刘孝同调了回来。

  在中国,谁都知道“首长关心”意味着什么。以围棋为例,陈老总关心中国围棋,中国就出了陈祖德和聂卫平。陈祖德是中国打败日本九段高手的第一人,后来的聂卫平则更是创下了十一连胜日本超一流棋手的惊人奇迹,使东人从此再也不敢小窥中国围棋。尹楚生关心苏州围棋,把刘孝同从乡下调回苏州;发现了少年棋手章德辉,章德辉后来在国家集训队获得专业四段证书,这是苏州有史以来的最高棋力。今天的章德辉是苏州棋院院长,多年来一直为着围棋的普及和提高忙不停,教娃娃、带新手,向上输送接受专业训练的苗子。谈起尹楚生,章德辉也深有感慨,他说:“苏州今天的围棋和文化历史名城的称号还很不相称,想着这一点我就会想起尹楚生,如果他还在,他一定会骂我,但也一定会帮我……”章德辉说的是老实话,不过话也似乎应该说回来,这些年来的苏州围棋虽然还没有出过国家级的和世界级的高手,然而不管论普及程度还是整体水平,今天的苏州围棋情况都肯定是历史上最好的。而这,都使人会联想起尹楚生……

  在观前街知道尹楚生之后不久,又是吴小通来告诉我,说是尹楚生在人民路怡园里又弄了一个棋室,凭学生证、工会证就可以去。怡园里的这个棋室在藕香榭,因为是凭证入内,社会闲杂当然就不能去也不敢去了。比起观前街的那个棋室,我在这里看见尹楚生的次数要多了一些,听说是因为观前街的那个棋室情况复杂,尹楚生去那里影响不好,有人劝他要注意自己的身份,所以他才又搞了怡园的这个棋室。不知道此话是否属实,但是我想不是他搞的也一定有他的份,否则的话,后来怎么会有人说他搞了一个“只供个人享受把广大人民群众关在门外的裴多菲俱乐部呢”?别的我不知道,说怡园藕香榭的这个棋室只供尹楚生个人享受就是一句不实之词,因为不但是刘孝同、章德辉,我和吴小通等等都去享受过,而且还在那里参加过一次比赛,尹楚生还让当时的一些高手为我们作复盘(即把下完的棋局从头到尾摆一遍)指导,使我们对围棋的认识获得明显的提高。

  可惜得很,时不多久,众所周知的那十年来了,围棋一下子成了封建地主阶级吃饱饭呒啥做消磨辰光的物事,成了毒害人民瓦解革命斗志的精神鸦片,观前街和怡园的棋室一一被封无需多说,尹楚生更是因此多受了罪。尹楚生是宣传部长,他这身份在那年月本来就在打倒之列,而因为围棋,游街的时候,他胸前除了和别人一样挂着一张写有姓名打有红“×”的纸牌、木牌甚至铁牌之外,脖子上还更多着两个围棋钵,让看客快乐非凡。人,真会白相极了!

  那年月,当官的尹楚生是不能下围棋了,但是我们却仍然像掐了头的苍蝇成天东窜西转找棋下,后来,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开的头,就嗡嗡嗡地在马医科巷子底的一个老虎灶里聚集了起来。苏州人把马医科叫做“马米窝”,意即蚂蚁窝,于是我们也就自称为“马米”:老马米、小马米、长脚马米、黄胖马米……人,也是有趣极了!当然,这也为时不久,工纠队、工宣队很快就来了一个“汤浇蚁穴”,经过这次打(头皮、耳光)、砸(茶壶、茶杯)、抢(棋盘、棋子)之后,惹不起躲得起,我们就只敢在家里叫一两个人,下三五盘棋,不敢聚众了。

  回忆起来,在这十年的非常时期里,我只见过尹楚生两次。一次是冬天在五卅路北首原地委食堂的门口,他戴着一顶苏州人称为罗松帽的咖啡色帽子,腰上围一块炊事员的围身,脸上的胡子很长,不再神采奕奕了;另一次是夏天在“马米窝”,在那个史无前例的反文化的日子里,想不到他也居然来做了一次蚂蚁。那回,他穿一件白色的短袖,虽然干净但却不见往日的精神。他既不坐下,也不说话,最多只和人点点头,而且站不久就离开了。

  在知道并且认得尹楚生之后二十多年,在上世纪的八十年代的苏州棋院,我才和他开始了言谈和手谈。长期以来,对于尹楚生我一直有一个错觉,以为只是我认得他而他不认得我,想不到后来却是他先和我打的招呼。那时的尹楚生又显得精神奕奕,衣冠楚楚了。见我闲着在看人下棋,他先对我点点头,然后说:   “你也是老围棋啦,与其看,不如干。我们下两盘。”

  我接受邀请真的和他下了两盘,一胜一负。棋后我告诉他,我和尹平(他的公子,苏州作家)相识并且经常见面,他笑笑,不说儿子却说围棋。他说他记得我似乎是和吴小通一起在怡园开始学的棋,吴小通进步很大,现在(指八十年代中叶)是苏州的一流高手,要让他三子了。说起怡园的藕香榭棋室,我说那时候他其实可以约人另外找个地方下棋,言外之意是大可不必搞这么个“裴多菲俱乐部”。他听了笑笑,说了一句孟子的话:  

 “独乐乐,众乐乐,孰乐?”

  孟子说的是音乐,尹楚生借来说围棋而且当然肯定的是“众乐乐”,这正是他能接近苏州棋人并且让我们今天都还在说起他的原因。前几天我看了两盘刘孝同对一个六岁娃娃下的六子指导棋,棋后复盘,他又说起了尹楚生。他说:“这还是尹楚生生前的规定呢。他说给孩子下完指导棋以后一定要复盘,这才能使他们把下棋看成是在学习,否则就只是下下玩玩,还要你们干什么!”

  这么看来,尹楚生的爱围棋又还不只是“众乐乐”,他热爱的是一种文化,一种事业;如果只爱的是一己之私的乐事,其人其事,恐怕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