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鼎鼎博客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日志

 
 

【转载】胥志义:公有制是奴隶制的翻版(3)  

2014-10-12 10:57:16|  分类: 马克思主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4-10-11 13:41来源:共识网作者:胥志义

 

 

             共产主义不仅消灭实际中的私有,还在理念上要消灭自私。按照共产主义的理论,实现共产主义有两个条件,一是社会产品的极大丰富,二是人们思想觉悟的极大提高,即不自私。而这两个条件都是无法实现的。社会产品绝不会丰富到可以实行“按需分配”。因为社会是发展的,新的“高端”产品或服务不断出现。这些产品或服务在刚出现时,总要有人消费,但又数量有限而不可能人人可以同时消费。即便某种产品消费大众化了,即这种产品极大丰富了,新的“高端”产品又会出现。所以社会永远实行不了“按需分配”。只有用私有的逻辑进行分配,才是唯一公正的分配方法。而自私是私有的意识基础。

  我们批判自私,是把实现自私的不正当手段,比如暴力、欺诈等等当成是自私,或由自私带来的。其实自私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动力,如果人类不自私,为何去认识自然,改造自然,去发展生产,创造财富?自私不仅是社会发展的动力,还是一种社会均衡机制。在人与人相互交往日趋密切的社会,自私与自私的相互制衡,可以形成基本的社会秩序。一个人的自私便是对另一个人自私的遏制。消费者的商品选择是消费者的自私,同时也是对生产者自私的遏制。工人的企业选择是出于工人的自私,同时也是对资本家自私的遏制。专制体制下民众对统治者的反抗是民众的自私,同时也是对统治者作恶的遏制。我很怀疑那些叫别人“斗私批修”的权贵,目的是为自已剥削压迫他人而不被他人反抗进行洗脑。你不自私了,我的自私才能实现。如果自私不能得到保护,暴力欺诈等等才会畅行无阻,因为暴力欺诈等等正是对他人自私的侵犯。所以,我们可以也需要谴责实现自私的不正当手段如暴力强制,却不能谴责自私。批判自私,则毁灭了社会均衡机制,一定会或者说已经(在那些实行了共产主义初级阶段社会主义的国家)给社会带来深重灾难。

  当然,牺性自已的自私,救助他人于困苦之中,是人的一种美好道德,是善,我们可以宣传,可以鼓励,可以宏扬,但不能强迫,更不等于我们可以去批判和消灭自私的理念,因为自私是维系社会基本秩序的基础。它确实可能产生恶,但同时也是对恶的遏制。

  马克思认为共产主义是一个“自由人的联合体”,但没有私有,便没有自由。自由是个体独立性的体现,财产个体所有,行为个体决定,思想个体思考,正是自由的具体内容。财产私有即非公有,首先是个人独立性最重要的体现。你的财产你自已都不能支配处置,甚至被侵犯,那还有什么自由?经济自由是个人自由的重要内容。同时,公有制的生产带来社会的组织化,组织化实行计划管理,要求行动一致,必然侵害个人的行为自由,组织化还要求思想一致,可能甚至必然发展到侵害思想自由。公有制消灭市场,而市场是自由的载体,没有市场,个人的自由便失去实现的途径。所以公有制不仅带来个人经济自由的丢失,而且由于其体制性的作用,还会带来个人其它自由的丢失。

  社会主义的实践已经证明,公有制毁灭自由。实现公有制的国家无一不是把社会变成了一个国家级别的组织。这一组织既是生产组织,又是行政组织,甚至还是军事组织。不单经济活动,而且文化活动,社会活动都纳入国家管理。每一个人都依附于组织之中,做一个锣丝钉,生产由计划决定,工作由组织安排,收入由官员确定,行为由领导指挥。在这样的体制下,几乎所有的个人行为包括思想都置于国家领导和指挥之下。社会被消灭,个人成奴隶,何来独立性,何来自由?显然,公有制与自由是不相容,甚至是相悖的,共产主义怎么可能是一个“自由人的联合体”?

  共产主义不但是乌托邦,而且其实施过程就是一场灾难。

 

 

责任编辑:令狐冲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