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鼎鼎博客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日志

 
 

【转载】XUPING:那些“反潮流的英雄”们  

2015-02-12 15:02:10|  分类: 文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02-11 16:28来源:共识网作者:XUPING 


 

       摘要:不知道小学生王(现在该叫王奶奶了吧?)、另外的“反潮流的英雄”和梁效们,看没看到《求是》杂志上冒出来的这个姑娘徐?他们又会说什么?


   四十二年前的1973年,掌控最高权力的毛、江等一伙树立了三名“反潮流的英雄”:一是著名的“白卷英雄”张;一是知青家长李;一是小学生王。他们因“抵制和批判修正主义路线回潮、复辟”而获此荣称的。

  但其实,他们一开始并非主动投入和进行什么“抵制和批判修正主义路线回潮、复辟”活动,而是因为个人原因而冒出来的。

  那个所谓的“白卷英雄”张,并非交了什么白卷,而是在“上大学的文化测试”(“文革”期间大学“招生”的模式)中答题寥寥,自感上大学的机会渺茫,因此在试卷背面诉了一番答题水平何以低劣之苦,央求招生部门网开一面,给以机会。

  不料这段诉苦到了毛江等一伙的眼前,成了“批判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的一份“引人深思的答卷”,“白卷英雄”张就此也成了“抵制和批判修正主义路线回潮、复辟”的“反潮流的英雄”。自从有了他的这份“答卷”之后,“文革”期间本来就可怜巴巴的“上大学的文化测试”,彻底宣告结束了。

  那个知青家长李,因不堪自己的知青孩子带来的苦处,忍无可忍斗胆上书毛将苦来诉。在得到恩准值得同情之后,李所提出的知青问题却并未得到实质性的解决,而居然被引伸为是“抵制和批判修正主义路线回潮、复辟”的行动。

  至于小学生王,更显然不可能会主动参与政治活动。小孩子只不过胆子大一些,经常喜欢顶撞老师的管教。一次与老师发生的矛盾影响较大的情况为毛江等一伙所知,由此就有了这个“抵制和批判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的“反潮流的英雄”小学生王。

  其实,要是这三位能够不去走别人引伸出来的路子,自己想做什么还是做什么的话,那也就不会有后来的事情了。

  而正因为偏偏这搞“引伸”的是掌控最高权力的毛、江等一伙,因此就不那么容易对其置之不理了。再加上当上了“反潮流的英雄”带来的一些难以抵挡的诱惑,这三位也就顺水推舟,真正进入了“反潮流的英雄”的角色,不但投入了当时的“抵制和批判修正主义路线回潮、复辟”运动,还积极参与了后来的批林批孔、批邓等运动。在此期间,他们还谋得了一官半职。在当时的中央两报一刊(《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红旗》杂志)上,经常刊登有关他们活动的报道和他们的批判言辞。

  但是,好景不长。这“反潮流的英雄”也就当了三年时间,毛驾鹤西去、江等一伙被“粉碎”了,“反潮流的英雄”的好日子也就过到头了。打这开始,不但官没有当了,有的甚至还被“绳之以法”了。

  以上,就是1973年冒出来的三名“反潮流的英雄”的一段让他们自己都会感到刻骨铭心的人生经历。

  到了本世纪一〇年代,在《红旗》杂志的后代《求是》杂志上冒出一个投入到“抵制传播西方价值观念的……(此该处用何词?工作、活动、运动,还是斗争?发动者自己看吧)”中、大批“大谈宪政”和“美化美国”的两名教授的姑娘徐。

  需要说明的是:我在此处并非将姑娘徐与前面三名“反潮流的英雄”相提并论。这是因为:前面三名“反潮流的英雄”是因为个人原因而冒出来,后来被人引伸开去的;而姑娘徐呢,她的冒出来,好像看不出有什么个人原因,而是一露面就直扑主题的吧?

  至于这一露面就直扑主题,是姑娘徐主动的,还是受到邀请再做的,目前这还不大清楚。

  当然,在直扑主题后的姑娘徐,倒是颇具有被人引伸开去后的那三名“反潮流的英雄”的风采。

  而如果一定要找到那时候有什么能够与姑娘徐相提并论,一露面就直扑主题的,那恐怕就是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两校大批判写作组——梁效了。

  梁效虽然没有被冠以“反潮流的英雄”过,然而它却比三名“反潮流的英雄”更迅速地一露面就直扑“抵制和批判修正主义路线回潮、复辟”、批林批孔、批邓的主题。

  那时候搞大批判的梁效,简直就是金手指:指哪个,那个倒。当然,梁效在后来也走了与三名“反潮流的英雄”相同的道路:也昙花一现过,也最终七零八落。

  所以,在一露面就直扑主题这一点上,姑娘徐与梁效能够相提并论的。

  当然,现在的姑娘徐乍露面,谁也不敢说她会走什么路,怎么走。只是还不知道,姑娘徐想没想过:她今后所走的路,会是与三名“反潮流的英雄”、梁效们相同的,还是不同的?

  1973年到现在,过去了四十二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当年十一、二岁的小学生王,现在也已经到了知天命年了。

  不知道小学生王(现在该叫王奶奶了吧?)、另外的“反潮流的英雄”和梁效们,看没看到《求是》杂志上冒出来的这个姑娘徐?他们又会说什么?

  假如是能够替人着想的,应该会说:步我后尘,何苦?

  假如是有点幸灾乐祸的,大概会说:呵呵,要步我后尘?那好吧,尝尝那滋味去吧!

  XUPING

蝉公注:小学生应该是姓黄,叫黄帅,不是王。

 


责任编辑:令狐冲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