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鼎鼎博客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日志

 
 

【转载】“中国的鲍勃”,我为你祝福  

2016-09-16 07:06:21|  分类: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有这样敢于直面现实又有才气的鲍勃吗?

崔健大叔?好像差那么一点点。

周云蓬兄弟?这两年好像没有了声息。

 好了,现在有个90后的小伙子出现了,他就是刚满20岁的民谣歌手吴沩(音“为”)。

 

“中国的鲍勃”,我为你祝福

   

“中国的鲍勃”,我为你祝福 - 鄢烈山 - 鄢烈山的博客

  鄢烈山

 

“中国的鲍勃”是谁?

Blowing in the wind答案在风中飘。

鲍勃·迪伦(Bob Dylan,1941年5月24日-),著名的美国摇滚和民谣艺术家。 

他之所以出名,并非因他出了很多唱片专辑,得一大堆音乐奖,还有普利策等奖项,更不是因为美国总统向他致敬了。

请听他的成名作:

《答案在风中飘扬》

……

How many years must a mountain exist

一座山要伫立多少年

Before it is washed to the sea

才能被冲刷入海

How many years can some people exist

一些人要存在多少年

Before they‘re allowed to be free

才能获得自由

How many times can a man turn his head

一个人要多少回转过头去

And pretend that he just doesn‘t see

才能假装什么都没看见

The answer, my friend, is blowing in the wind

答案啊 我的朋友 在风中飘扬

The answer is blowing in the wind

答案它在这风中飘扬

How many times must a man look up

一个人要仰望多少次

Before he can see the sky

才能望见天空

How many ears must one man have

一个人要有多少只耳朵

Before he can hear people cry

才能听见人们的哭喊

How many deaths will it take

要牺牲多少条生命

‘Till he knows that too many people have died

才能知道太多的人已经死去

The answer, my friend, is blowing in the wind

答案啊 我的朋友 在风中飘扬

The answer is blowing in the wind

答案它在这风中飘扬

 

百度解释,关于这首歌,Bob Dylan说过这样的话“我认为最有罪的是那些看到不对的东西,心里也知道那不对但就是不愿正视的人。”Bob Dylan作为上世纪六十年代杰出的诗人、歌手,他敏锐地把握了那个时代的年轻人对于战争、暴力及种族歧视等方面的怀疑精神,直面问题。他那些基于其观察力及热情基础上写出的歌曲在内在力量和揭示性方面都无与伦比。

 

中国有这样敢于直面现实又有才气的鲍勃吗?

崔健大叔?好像差那么一点点。

周云蓬兄弟?这两年好像没有了声息。

 

好了,现在有个90后的小伙子出现了,他就是刚满20岁的民谣歌手吴沩(音“为”)。

 

鲍勃在高中的时候就组建了自己的乐队。 1959年高中毕业后,读大学期间,对民谣产生兴趣,就开始在学校附近的民谣圈子演出,并首度以鲍勃·迪伦作艺名。1961年签约哥伦比亚唱片公司,1962年推出处女专辑 

 

吴沩,据网上资料说,他在读高二时,接触吉他,师从一西藏摇滚乐手,不思学业,天天混迹于藏传摇滚乐队。2012年9月,考入广东财经大学主修经济统计学,开始写诗歌、组乐队。旷课一个学期,读杂书,流浪,写作,演唱,2013年完全离开了学校,漂流于全国各地。已有《一首诗如何被传唱》的专辑众筹出版。参见(吴妫百度音乐人 吴妫网易音乐人 吴妫虾米音乐人 吴妫看见音乐人 吴妫新浪音乐人 友情链接:草地音乐厂牌 武汉监狱厂牌

百度介绍说,鲍勃职业是“歌手、创作人、作家、演员、画家”。吴沩的职业也可以用这几种来描述。我看他的画也很不错,读小学时就开始学习绘画了。不信,请看《吴沩诗歌三首》,诗与画都很漂亮。http://www.360doc.com/content/14/1103/20/17132703_422257385.shtml

 

别看他只有20岁,人生经历比我还丰富。虽然肉体上没有9岁失明的周云蓬不幸,这20年也够坎坷的:1994年出生于《湘西剿匪记》的发生地,总角之年移居贵州铜仁梵净山下。小学时“被发配至四川凉山姑父的姐夫家中,也第一次接触了都市生活。”在凉山读书期间受美术老师关爱,磨练自己的绘画能力。小学六年级,姑父的姐夫家庭破裂,遂不得已赴保定舅舅家。在保定读完初一,因不适应北方饮食,又南下至江西宜春读至高一,后回到户籍地贵州读完高中,参与高考……

这孩子,就这样在辗转流徙中长大成人了!

 

我有幸认识了这个不羁的少年歌手,完全出乎偶然。

2012年去贵州参加一个公益性的支教活动,认识了一位姚先生。他为我们做义工开车,一路上就没有停地哼唱民歌。贵州少数民族多,能歌善舞寻常事。我也没有好意思问他是哪个民族。今年3月去贵州龙里县参加一个活动,电话向他致意时,他才告诉我:他的公子在广州读大学,休学当歌手,近期到深圳和东莞巡演,可能要到广州探望亲戚,“让他代我去看望您,顺便请您指点一下他。”

于是,我与爱好音乐的太太听小伙子,用吉他演讲了他的专辑里的几首歌。随后又让他将创作手记发到我电邮里。

 

我对音乐是外行,把他的歌词当文学作品来读,从内心深处受到感动,却又不免为他担忧。

他的志趣,他的才华,他的勇气,我用“赞赏”不足以表达,应该用“敬重”,虽然他是晚辈。我毫不怀疑他所追求的价值和他的勇敢。这个“早熟”的孩子也有面对社会现实的智慧:他自称“吴妫——抗议的喉舌,严肃的诗人”,但是,他的表达足够艺术,就像鲍勃迪伦,该含蓄时含蓄,该低调时低调。

 

这只要听(读)一听(读)他的专辑里的歌(词)就明白了。他的感受来自于生命体验和社会观察,但表达出来时进行了艺术转换,绝不是那种革命宣传(煽动)的歇斯底里。他有写自己流浪经历的,比如《火车滚滚向前》中,反复吟咏的“哪里是我的家”,难道不是当下“身世漂零雨打萍”般的人们(不仅是打工者子女也包括我这样的上辈人在内),共同的心境吗?歌中唱到

“有人说我是艺术家

有人说我是狗杂种
但我两者都不是
车轮穿越铁轨
火车滚滚向前”。

不论我们怎么定位或被定位,我们的日子都在“前进”,都是没有归宿感的“失路之人”!

     我读了他的专辑中的12首歌词,或取材于自身及身边亲友的生活,或取材古代江湖故事,或取材于中外神话传说,或取材于新闻事件或亲眼目睹的强拆之类社会冲突,然而都是艺术的表达。是民谣,是摇滚,是“新乐府”,还是行吟诗人的即兴创作,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一颗关注世道人心,为民族为生民的命运而歌哭的情怀。

 

年轻不是他的不足,而是他的优势。年轻人有激情,敢想敢做,没有那么多世俗的计较;年轻人不怕失败,可以反复探索,不断修正自己……

 

所以说,自古英雄出少年。 你看,鲍勃出道时正是吴沩现在的年纪,20岁出头。《义勇军进行曲》的作曲者,现代音乐巨人聂耳,1935年7月17日不幸逝世时,也只有23岁!

可是,吴沩,与民国初年的聂耳没有可比性,与身在美国的鲍勃也没有可比性呀。

 

这是郭敬明走红的时代,是大多数年轻人崇尚奢华和浮华年代;这是“霸道总裁”走红的时代,是大多数年轻人崇敬“成功”和强权的年代;如果关心时政,那也是很多人崇拜未出事时的央视二套那个芮小鲜肉的年代。

正因此,不同流俗的吴沩(无为,无家可归)是可爱的,是可敬的,却又是作为长辈亲友的我不免要担忧的,因为他选择的分明是安徒生所说的“光荣的荆棘路”!

 

一个月以前在广州见到小伙子,斯斯文文的。我想写点什么,心里却充满了矛盾:作为平

等的公民,我敬重他;作为父执辈,我怜爱他,不愿他冒险犯难受苦。

 

前晚散步,走到南方报业大院北头,在中山一路立交桥下转弯处,发现了一个规模甚大的“海石音乐”厅,那里正在演出,是法国和以色列的音乐人在台上表演,门票是80元,听众不少,其中有不少“歪果仁”。从演出预告看多是摇滚和民谣节目。过几天还有挪威艺人和一个叫赵鹏的中国青年人演出。这下我的心情放松了许多。虽然是相对“小众”的,以中国的人口规模和对外开放程度,吴沩这样的艺人,生存应该是没有问题的;至于发展嘛,中国的文化多元和自由民主程度,不断提高应是可以期待的吧。

 

“中国的鲍勃”,我为你祝福 - 鄢烈山 - 鄢烈山的博客

“中国的鲍勃”,我为你祝福 - 鄢烈山 - 鄢烈山的博客

 

 

 

让我们为吴沩祝福,为中国的年轻人祝福!

 

     最后,我要说明一下,吴沩并不喜欢别人称他为“中国的鲍勃”。他有一首歌就叫《鲍勃之歌》。他在这首歌的创作手记中写道:
     但就如我给陈震老师说的:“我真的非常尊敬鲍勃迪伦,在我心里我一直把他放在一个父亲的位置,但是,我不想成为第二个鲍勃迪伦,我想成为我自己。”尽管很多人在我的音乐中听到一些像鲍勃迪伦的元素,就说我一味模仿他,但那只是因为他太具有代表性了,我在学习民谣创作和表演的过程中,吸取到西方元素都被认为是鲍勃迪伦的,这样评论我非常狭隘,你怎么不说我像leadbelly、Dave Van Ronk、Donovan呢?而且还有一点是我们无法否认的,鲍勃迪伦只能是鲍勃迪伦,我只能是吴妫,我更不想成为鲍勃迪伦。所以经常有人听到我的歌会说“哇,鲍勃迪伦”,我一般的回应是“嗯?什么意思?那是谁?”

 

            2015/5/12

 

  • 附录:吴沩的歌,在网上可以搜到很多。

  • 这首吟唱强征强拆的《犁头的丧钟》像叙事诗,有白居易新乐府和杜甫“三吏三别“的味道。不过,没有那么直白。全文如下
  •  分享歌词

汽笛骄傲地笑着
枯叶沙沙掉落
火车驮着千万吨烦恼
老朋友那是寄给你的
诉说着你的父亲

正每天以泪洗面
九百六十亩的肥土
三层楼和十五个房间
两间房里放着他的酒
四十亩地长着他的烟
他的犁头撞击铁轨
丧钟般声音越传越远
汽笛骄傲地笑着
枯叶沙沙掉落
火车驮着千万吨烦恼
老朋友那是寄给你的
诉说着你的父亲
估量着征地的钱
因为那长长一队人
想用草纸换金笺
因为那黑黑一片蝗虫
飞入这个阶级的稻田
他的犁头撞击铁轨
丧钟般声音越传越远
汽笛骄傲地笑着
枯叶沙沙掉落
火车驮着千万吨烦恼

老朋友那是寄给你的
诉说着你的父亲

睁着还没死去的眼
看到毁灭纷至沓来
村庄却毫无抵抗可言
紧接着象征性的交易
进行在废墟的边缘
他的犁头撞击铁轨
丧钟般声音越传越远
汽笛骄傲地笑着
枯叶沙沙掉落
火车驮着千万吨烦恼
老朋友那是寄给你的
诉说着你的父亲

已挂上第七十幅春联
但这是他第一次
走进县人民法院
就像进了自家猪圈
满地都是大腹便便

他的犁头撞击铁轨
丧钟般声音越传越远
汽笛骄傲地笑着
枯叶沙沙掉落

火车驮着千万吨烦恼
老朋友那是寄给你的
诉说着你的父亲
见到了领导的面
得到了立案的承诺
感到了包公的威严
他拿了几十斤腊肉
次日送到政府大院
他的犁头撞击铁轨
丧钟般声音越传越远
汽笛骄傲地笑着
枯叶沙沙掉落
火车驮着千万吨烦恼
老朋友那是寄给你的
诉说着你的父亲

终于得安心入眠
那夜他鼾声响起
那夜稻草人立在稻田
那夜大雪缓缓着陆
那夜推土机开到了屋边
他的犁头撞击铁轨
丧钟般声音越传越远。

 

这首歌在网上影响较大,作者的创作手记说:

 

犁头的丧钟

 

这是一首关于强拆和钉子户之间的歌,和左小祖咒《钉子户》里的直接抗议不同,我只是讲述了一桩事实。新闻几乎每天都在报道强拆,在几年前,各种灭绝人性的强拆事件简直令人发指,到了这两年,强拆依然还正在进行,但是我们已经麻木了,我们麻木之后,媒体自然也对这类事件失去了兴趣。大家在媒体上只是看到了一个结果,而我想做的是,把你们带入一个完整的事件中去。

 

写这么一首歌是我早有预谋的,我看不惯,所以我一直都想写,但是我没料到的是,竟然是《puff the magic dragon》这首儿歌启发了我,让我想到用这种平淡舒缓的旋律去叙述一件我亲身见证的惨案,在这首D调的歌上,我用G调口琴第二把位在低音部吹奏了那哀怨的旋律插入每节之间,我自己每次听到那段口琴都会觉得非常低落忧郁。我之所以用“犁头”和“铁轨”这两个意象来表现冲突,是我认为,强拆这种事件的发生,除了国家的法律和政策难逃其咎之外,也是在历史的变革中,一个时代与另一个时代的冲突,一种文明与另一种文明的冲突。

 

这首歌是我在新浪微博音乐人进行首发主推的一首歌,其实我并不知道我选这首歌作为主打合不合适,我当时考虑的歌一共有三首《一千种方式去爱上你》《我们已经变化了》和《犁头的丧钟》,前两者我考虑他们是因为他们的音乐风格比较流行,一个舒缓,一个欢快,而我考虑《犁头》的原因则完全不一样,我想到这首歌足够平民化,有舆论性,能更多体现我歌的特点,因为我不是只唱情歌的那种民谣歌手,如果我用《一千种方式去爱上你》或《我们已经变化了》给人一个先入为主的印象,那么可能我也就沦为那种专注情歌一百年的歌手了,这是我不想的。非常难以取舍,但最终我还是选择了《犁头》,到现在它好像在微博音乐人热播榜上持续坐了很久了,我依旧不知道我这个选择是否是正确的。

 

           2015/5/13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