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鼎鼎博客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日志

 
 

新凤霞:吴祖光是支撑我生命的灵魂  

2016-09-20 12:05:21|  分类: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凤霞:吴祖光是支撑我生命的灵魂
发表时间:2015-08-19   来源:中国文明网综合
字体:[][][]

  “三天不喝茶,不能不看新凤霞”这是周恩来总理对评剧演员新凤霞的评价,新凤霞的丈夫吴祖光也和周总理有着深厚的友谊。他们才子佳人式的组合可谓是一代美谈。

  老舍牵线恋爱 周总理宴请新人

  新凤霞和吴祖光相识于北京市文化局的一个会议上,当时文艺界很多人参会,老舍有意撮合他们,开会休息时,就拉吴祖光去看新凤霞,“她坐在一个沙发里要站起来,我不要她起来,蹲下去和她说话,说了几句,只告诉她我的住址和电话,又要开会了,便匆匆走开,但已感到正如老舍所说她是非常真诚可亲近的。”

资料图片:新凤霞

  新凤霞演过吴祖光的《风雪夜归人》,心里早已对他留下美好印象。一天,新凤霞给吴祖光打电话,说有事求帮忙,吴祖光才骑车首次到新凤霞的住所。新凤霞说,她要准备一个在全国青联大会上的发言稿,但不知该说什么。聊天的时候,吴祖光发现新凤霞的手和脸被蚊虫叮了很多包。回去的路上,他想起有一顶从香港带回来的珍珠罗蚊帐,就顺路买了一柄小榔头、钉子、铅丝、绳子……回去把帐子找了出来。晚饭后又去新凤霞家里,把罗帐挂起来了。

  很快,他们恋爱的消息在文艺界流传开来,一些反对意见认为:吴祖光从香港来,必然是生活浪漫,惯于花天酒地,玩弄女人,道德败坏,不负责任。而新凤霞作为北京最年轻最轰动的演员,也面临着各种压力。但她说,评剧是我的生命,吴祖光是支撑我生命的灵魂,不能两全,我宁要祖光。

  1951年,吴祖光和新凤霞举行隆重的婚礼。婚礼以鸡尾酒会的形式举行,证婚人是郭沫若,主婚人是阳翰笙和欧阳予情,介绍人是老舍。茅盾、洪深、梅兰芳、尚小云、程砚秋、苟慧生……京城文艺界的大师老友年青一代都来了。周总理因临时有紧急任务不能来,过了几天邀请了吴祖光夫妇和曹禹夫妇到家里晚餐,作为补报。这在当时是文艺界的一件盛事。

  师从齐白石,创作“夫妻画”

资料图片:新凤霞与吴祖光合作的“夫妻画”

  新凤霞常在家剪裁戏服,刺绣、画花样,有些绘画的基本功,这为她学画打下了很好的基础。一次,吴祖光宴请梅兰芳、齐白石、郁风等朋友来家里吃晚饭。齐白石看见凤霞便目不转晴地被吸引住了。旁边的人推了他一下说:“不要老看着人家,不好……”齐白石生气地说;“她生得好看,我就要看!”凤霞走到面前说:“齐老您看吧。我是唱戏的,不怕看。”满屋子人全笑了起来。郁风站起来说:“齐老喜欢凤霞,就收她做干女儿吧。”新凤霞立即跪在地下叫“干爹。”齐白石高兴地收了这个干女儿,并在一家湖南菜馆请了一次客。

  齐白石教新凤霞画画“很偏心”,假如几个学生同在他家时,他常常要其他人回去独留下凤霞教她一人,并且常常叫他最信任的裱画工人陪她同去。吴祖光的父亲吴景渊擅诗文书画,在齐白石和公公的指点下,新凤霞渐渐对绘画有所精通。但由于毛笔字缺少功夫,所以每幅画要吴祖光写字才能成为一幅完整的作品。她对吴祖光说:“干爹说的,我画画,你题字。夫妻画难得:霞光万道,瑞气千条。”

  丈夫学作文,有真挚的生活气息

资料图片:嫁给满腹诗文的吴祖光,新凤霞学文、作画,实现了学文化的愿望

  新凤霞在天津市贫民区家庭长大,从小在“堂姐”家里学戏,受尽折磨和辛苦,第一个心愿就是把戏学好,挣钱养家,另一个心愿就是学文化、识字。她认为她的一生中最大的转折就是老舍先生为她安排的婚事,进了一个“满室书香的文化人家”。“我在马家庙四合院的北屋靠窗下为她安置新购买的一个雕花嵌石的小书桌,旁边一个红木书架,买了一架给她阅读、学习的书,古今中外的名著小说排满了一书架,看到她满心喜悦的样子也是我最大的安慰。”

  除了演出、排戏,新凤霞就是阅读,并在吴祖光的指导下开始写“作文”,进步之快使吴祖光惊讶。一个偶然机会,她的《过年》和《姑妈》发表在了人民日报的副刊上,叶圣陶看到后称赞她的作品具有真挚的生活气息,不是一般知识分子能够做到的,鼓励她坚持写下去。

  人已去,无处话凄凉

新凤霞去世,留给吴祖光无尽的哀痛和思念。图片来源:新浪网

  1998年4月12日,新凤霞在江苏常州逝世。吴祖光在回忆中说,“我们的晚年不是完全没有矛盾的,有时矛盾还十分尖锐。那就是每次我看到她艰难辛苦的走路或作什么吃力的活动时,立刻联想她受害时的情景,不免愤怒地责骂那些人……每当这时她一定立即反对我这样责骂。”“我不得不愤怒地责备她破坏我的“言论自由”……我竟完全没有想到这是她出于对我的关怀,怕我‘闯祸’。好友郁风贤姐在悼念凤霞寄自澳大利亚的悼文中说:祖光啊,她无时无刻不在为你担心!生怕你在人前在纸上胡说八道,再惹祸端。”

  “这篇怀凤短文,写写、哭哭、停停,历时半月才匆匆写就。生平没有写得这么困难,这么吃力过。在凤霞天天坐的座位上、书桌上,清晨、黄昏、灯下,总恍惚凤霞仍旧坐在这儿,但她却真的不再回来了。她是由一行灵车、警车护送从常州直接到北京八宝山的墓地的,她永远不再回家来了。”(根据《吴祖光撰文:回首与新凤霞的往事》编辑)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