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鼎鼎博客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日志

 
 

【转载】柬埔寨第五届国会大选的观察与思考  

2016-09-21 22:57:51|  分类: 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柬埔寨:民主转型加速度

 

    ---柬埔寨第五届国会大选的观察与思考

柳红

载《经济观察报》2013年8月26日

 

柬埔寨第五届国会大选的观察与思考 - 柳红 - 柳红的博客7月27日清晨,磅湛省府门前,执政党人民党的游行造势队伍准备出发

 

柬埔寨第五届国会大选的观察与思考 - 柳红 - 柳红的博客

反对党救国党造势会。沈良西、庚速卡站立中间

 

柬埔寨第五届国会大选的观察与思考 - 柳红 - 柳红的博客
7月28日投票日,清晨,投票站工作人员在展示票箱


柬埔寨第五届国会大选的观察与思考 - 柳红 - 柳红的博客
NGO-自由与公正选举委员会的T恤,和平鸽衔着选票


1975年,一批批身着黑衫,脖系围巾,头戴布帽的持枪男子冲上金边街头,枪杀、驱赶市民,这就是险些陷柬埔寨于万劫不复的波尔布特红色高棉。他们夺取政权后,将国名从高棉共和国改为民主柬埔寨。4年时间,红色高棉迫害、杀害全国三分之一人口,甚至于只要戴眼镜、手上没老茧、识字的,都难于幸免。1979年,背叛红色高棉的韩桑林、谢辛、洪森,和越军打回柬埔寨。又经过十余年时间,1991年,签署《柬埔寨冲突全面政治解决协定》(通称《巴黎协定》)。1993年,在联合国主导下进行了第一次国会大选。新国会颁布新宪法,改国名为柬埔寨王国,恢复君主立宪制,实行自由民主制和自由市场经济,立法、行政、司法三权分立。这个被殖民百年,饱经战乱的东方佛教国终于开启了向现代民主社会痛苦而艰辛转型的历史进程。

 

20年后, 2013年7月26日,是柬埔寨的超级星期五,参加第5届国会大选的各政党进行为期一个月的最后一天造势活动。离首都金边120公里的磅湛省府,布满了执政党人民党和反对党救国党的车队和支持者。站在十家路口,左手方向是救国党造势的高台。正副主席沈良西、庚速卡到场演讲,把人们的激情推到最高;右手方向是人民党造势现场。一辆大车上,敲锣打鼓的乐队在循环演奏。相隔一两个街区,左右两党相安无事。无穷无尽的车队人流;经久不衰的口号党歌;这是,人民的节日!

 

27日,是安静日,禁止任何竞选活动。夜晚,湄公河边的这座城市一片宁静。一位光膀子瘦削老人拿着长把扫帚一下下扫着自家门前的街道。我们上前攀谈,话题自然碰到红色高棉时代。他说自己曾是技术工人,几次险些被杀,假装不识字,侥幸留下一命。他们家四口,明天,28日,将去投票支持反对党。白天,在投票站里遇见从外省回乡的选民在选民名单前查找自己的投票站,问及为何不辞辛苦?他们不假思索地说:“为了我们国家的未来”。这不是口号,是柬埔寨人对选举、对民主制度的信任。他们把珍贵的一票投给心之想往的未来。

 

政党格局

 

根据宪法,国会是柬埔寨国家最高权力机构和立法机构,每届任期5年。国会大选是实行民主制度的核心所在。赢得国会50%+1的席位的政党可以进行组阁。该党党魁自然成为国家最高行政长官。

 

在过去20年柬埔寨的政治生活中,最值得庆幸的是,虽然人民党长期执政,至少在形式上维持了多党制。并且,在不同时期,各个主要反对党占据不同席位。有的曾经弱小,现在强大了;有的曾经强大,现在衰落了;强大也好,衰落也罢,反对党始终存在。

 

表1 历年各政党在国会所占席位

 

国会

年份

席位

奉辛比克党

人民党

佛教自由民主党

莫里纳克党

沈良西党

人权党

拉那烈党

救国党[1]

第一届

1993

120

58

51

10

1

 

 

 

 

第二届

1998

122

43

64

 

 

15

 

 

 

第三届

2004

123

26

73

 

 

24

 

 

 

第四届

2008

123

2

90

 

 

26

3

2

 

第五届

2013

123

 

68

 

 

 

 

 

55

 

在第一个十年,人民党、奉辛比克党两党联合执政,沈良西党在野;2008年,出现了人民党主政,奉辛比克党参与,沈良西党、人权党、拉那烈党在野。为了迎接2013年大选,各政党重新组合:沈良西党和人权党合并,取名救国党。西哈努克的儿子拉那烈数年前从奉辛比克党分裂另创拉那烈党,又与奉辛比克党合并起来。拉那烈本人移居海外,宣布退出大选。

 

今年总共有8个政党参选,抽签得到的号码分别是:1号,柬埔寨党;2号,奉辛比克党;3号,民主共和国党;4号,柬埔寨人民党;5号,高棉发展经济党;6号,高棉脱贫党;7号,救国党;8号,民主联盟党。只有三个党可能获得席位,除了洪森的人民党;就是沈良西和庚速卡领导的救国党;再有是今年去世的老国王诺罗敦·西哈努克亲王的小女儿阿龙拉斯美做党主席的奉辛比克党。

 

4号,执政党人民党( Cambodia People’s Party),前身为成立于1951年6月28日的柬埔寨人民革命党,1991年改成此名。人民党根深叶茂,约300万党员。它强调 “人民党对国家的贡献最大”、“稳定高于一切”。在2013年6月27日到7月26日为期一个月的大选造势宣传中,大街上的卡车上,架着银幕,放映红色高棉施暴的电影,比如《S21监狱》,比如《屠杀地》,提示人们,是人民党结束了红色高棉。在选举中,“红色高棉”被用来唤起民众的爱恨;也是人民党和救国党互相攻击的武器。当人民党威胁说救国党若上台会像红色高棉时,救国党的回应是:“我们将以法治、民主、非暴力及和平的方针来治国,绝对不会实行黩武政策,除非掌控兵权的人民党制造事端。我们更不会让政府重蹈红色高棉政权的复辙,因为救国党的领袖都是红色高棉的受迫害者;相反,一些人民党成员是前红色高棉领袖。”可见,在柬埔寨,红色高棉已成魔鬼代称。而对红色高棉的彻底否定,是国家得以进步的基础。

 

救国党(Cambodia National Rescue Party, CNRP)是2012年由沈良西党和人权党合并而成。柬埔寨有一家私人电台,叫“蜂巢广播电台”。救国党在上面每天有两小时广播,谴责洪森政权贪污、权贵勾结、欺压人民、掠夺土地与财富、贫富悬殊、社会不公。救国党决心推动改变,比如总理任期只能两届;改革司法系统,整顿不独立、不公道和贪污的法庭;对法官进行重新考核和遴选。法官不能是任何政党党员,以保证其独立。还有调整教育政策,确保真正的新闻自由,全面、真实、公平,而不是沦为政府或政党的传声筒。他们的七项承诺到处张贴:1为贫民提供免费疾病治疗;2,公务员月薪至少一百万瑞儿;3,农民获得农作物价格担保,尤其稻米的最低价格为每公斤1000瑞儿。4,每位65岁以上的老人可得到每月四万瑞儿的补助金。5,工人每月可得到至少六十万瑞尔工薪。6,青少年得到公平的教育和工作机会,减低汽油价,有机肥料价,电费和利率。这并非空头支票,他们解释了这些开支的来源,保证若在执政两年内达不到目标,就提前下台。

 

奉辛比克党(FUNCINPEC Party)由西哈努克于1981年创建。现有党员约80万人。这个曾经辉煌,深入人心的第一大党,经过1997年洪森政变,捣毁党部之后,一蹶不振,只能乞求于已逝老国王的威望。前任奉党主席是盖博拉斯美,现任奉党主席是盖博拉斯美的丈夫,西哈努克的小公主阿龙拉斯美。她宣称,将忠实于父王不结盟和亲民的路线。

 

三个政党,比资源,人民党占上峰。人民党游行造势很排场,车多,舞台设施专业,服装整齐体面;救国党则显得寒酸。车辆有大有小,破旧,轮胎上沾满泥土;人们衣装也不规整。人民党党部有大会议室;救国党只有一座简陋的旧屋,没有像样资产;比人气,人民党党部死气沉沉,里面坐着几个上年纪官僚模样的人,说起话来打着官腔;救国党党部出来进去川流不息,说话动作快速,充满生气,每个人都有一副负责任的神情。奉辛比克党资源稀缺,仰执政党鼻息,分得一席之地。只有老年人因怀旧给予有限的拥戴。

 

各党领袖

 

人民党的宣传广告是三个党首形象:谢辛、洪森、韩桑林。谢辛今年81岁,是柬埔寨参议院主席、人民党主席;韩桑林是人民党名誉主席,79岁。俩人曾是红色高棉领导人。洪森,61岁,人民党副主席,出身农民家庭,18岁放弃学业,加入红色高棉游击队,历任连长、营长、团长、师长,因打仗失去一只眼睛。后与谢辛、韩桑林反叛,与越南军一道打回柬埔寨。1985年,洪森成为总理兼外交部长时,是世界上最年轻的总理,时年33岁。洪森公开表示,要学习温家宝总理,干到74岁。他受很多人欢迎,具有自信,身体强健,典型的高棉男人形象。洪森的三个儿子都在政府任职。其中一位洪尼玛是柬埔寨青年联盟主席,此次竞选国会议员。

 

人民党的三位首脑都没有出来参加造势集会,发表竞选演说;而救国党两位领袖则是双手紧握,高举着走到民众中间。这个形象,被制作成救国党的宣传海报。

 

沈良西和洪森形成巨大反差。沈良西戴一副深色大镜框眼镜。在他温文而雅形象的内里,是执着、勇敢,能量。他1949年出生于一个富有家庭。20世纪50年代末,其父发动政变被西哈努克处以极刑。沈良西随家人被流放法国。他在巴黎完成法学和经济学教育。在那里创办金融企业。巴黎协定签署后返回故乡。1993年当选国会议员,出任第一届联合政府国务兼财经大臣。1995年被开除出奉辛比克党,失去议员资格,免去财政大臣。之后,成立高棉民族党,自任主席;1998年改沈良西党。如果洪森代表的是历史,和旧的国际区域的联系;沈良西则代表今天和新的国际社会的联系。

 

庚速卡,也受过很好教育,红色高棉统治时期移民西方,回国后积极投入政治。2005年曾因批评政府领导人被捕,被监禁。2007年成立人权党。他接近下层,常到农村给村民讲解自由、民主、人权的基本道理。庚速卡有一位漂亮精干的女儿,此次大选作为救国党的宣传部长,表现出色,是柬埔寨政坛的明日之星。

 

沈良西代表中产阶级,庚速卡代表社会底层。有人希望他们俩人分裂。沈良西说:“我和庚速卡的关系永远不会破裂,更没有任何人可以收买我们,也不能破坏我们的团结。我们正携手谱写新的篇章,要手拉手,共同成立新政府,把洪森政府变成历史。”

 

四年前,沈良西被判有罪,自我流亡。2013年7月,通过洪森致信,得到国王特赦。在投票日前9天,7月19日上午9点5分,沈良西回到祖国。一下飞机,他便跪下,俯身亲吻土地。原来预计5000人迎接,结果是数十万甚至上百万民众从机场排到金边市区夹道欢迎。由机场到民主广场不足十公里路,走了5个小时。沈良西一再说:“我真的非常高兴,我回来,是要和大家一起拯救这个国家。”

 

然而,沈良西没有选举资格。他于7月21日致信国家选举委员会主席,要求将其列入救国党在干拉省的正式人候选人名单,被拒,理由是选民登记和政党候选人名单工作已经结束。沈继续上诉。在仅有的一周时间里,他不遗余力地跑了十多个省份为救国党助选,在集会上,他说:“请给我一个领导国家的机会,让我中选之后,与庚速卡一起拯救这个国家。”

 

奉辛比克党主席的家族既沉缅于昔日辉煌,享受王室“尊贵”,又不放弃政治,但是每况愈下。从执政党,跌到在国会中只有极少席位。尽管1997年遭遇洪森政变,但是仍继续以“国家和平”的名义无原则忍让,希冀与人民党合作以保留政治地位。大选之前,奉党预计可得15席,结果却是0。柬埔寨人把国王和王室看成某种象征,如果奉党不能和人民血肉相连,显然没有前途。

 

人民的选择

 

根据柬博寨国家选举委员会两次公布的初步选举结果:人民党得68席;救国党得55席.

 

表2 执政党人民党(CPP)与主要反对党救国党(CNRP)得票席位比较

年份

国会席位数

执政党(人民党)

反对党(救国党)

2008

123

90

26(沈良西党)+3(人权党)

2013

123

68

55(救国党,由沈良西党与人权党合并而成)

2013与2008比较

 

相等

减少22席,

下降18%

增加26席,

增长21%

 

从过去20年五届选举的历史数据来看:此次选民登记人数比上届多了约150万;而投票数少了约100万,投票率只有53%,成为历史最低。其中投票率最高的人群是中产阶级和市民。虽然柬埔寨还是低收入的农业社会,但是正在告别传统的社会形态。金边等几个大城市决定了国家的命运。政党选择的背后是社会制度的选择。人民希望自由的市场经济和公正的开放社会,通过投票选择政党,来推动柬埔寨经济、政治、社会的进一步转型。

 

柬埔寨是以青年人为主体的国家,大量人口是在红色高棉之后出生和成长的。他们的父辈曾被红色高棉迫害,流亡,又回到柬埔寨。无论人民党怎么与红色高棉切割,人民也无法忘怀他们历史上与红色高棉的渊源。今天的人心向背,与昨天、前天不同。一个越来越强大和成熟的救国党把人民联系起来。

 

表3  1993-2013年柬埔寨国会选举数据比较

年份

首都/省选区

国会

席位

政党数

参选

政党数

登记

选民

投票数

投票率

1993

21

120

20

4

4,764,430

4,267,192

89.56%

1998

23

122

39

3

5,395,595

5,057,830

93.74%

2003

24

123

23

3

6,341,834

5,277,494

83.22%

2008

24

123

11

5

8,124,092

6,110,828

75.71%

2013

24

123

 

8

9,675,453

5,127,990

53%

资料来源:柬埔寨选举委员会(NEC)。

 

投票前,各级选举委员会、NGO、各政党都估计此次选民参与热情高涨,投票率会大大提高。结果却是历史最低。为什么?

 

表4 人民党(CPP)与救国党(CNRP)各省国会席位[2]

序号

省/市

席位数

人民党

救国党

备注

1

磅湛

18席

8

10

省长是洪森的哥哥。人民党名誉主席韩桑林在本省投票。

2

金边

12席

5

7

首都,洪森投票地

3

干拉

11席

5

6

人民党主席谢辛投票地

4

波罗勉

11席

5

6

人民党谢辛出生地

5

茶胶

8席

4

4

 

6

马德望

8席

5

3

 

7

贡不

6席

3

3

 

8

实居

6席

3

3

 

9

磅通

6席

3

3

 

10

暹粒

6席

4

2

 

11

卜迭棉芷

6席

4

2

 

12

柴桢

5席

3

2

 

13

菩萨

4席

3

1

 

14

磅清扬

4席

2

2

 

15

桔井

3席

2

1

 

16

西哈努克

1席

1

0

 

17

国公

1席

1

0

 

18

拜灵

1席

1

0

 

19

蒙多基里

1席

1

0

 

20

柏威夏

1席

1

0

 

21

上丁

1席

1

0

 

22

拉达那基里

1席

1

0

 

23

奥多棉芷

1席

1

0

 

24

白马

1席

1

0

 

总计

 

123席

68席

55席

 

 

从表3可见:救国党在四个省份胜出,它们是包括首都金边在内的,拥有国会席位最多的省市,分别是18席、12席、11席、11席,并且是人民党三位首脑谢辛、洪森、韩桑林的家乡和投票地。人民党在15个省份胜出,其中9个是只有1个国会席位的省份,欠发达地区;另外在5个拥有4-8席的省份中,人民党和救国党所得席位相等。相对发达的大城市人民对于改变的呼声更高,且毫无顾及地用选票表达;偏远小省份选民倾向于维持现状,对于反对党了解和支持相对较弱。执政党在偏远和欠发达省份中的操控力更强,可以相对轻易地通过媒体资源,封闭反对党信息,播放反对党负面信息,或者通过村长直接给村民压力或贿赂;使支持反对党的选民被取消选民资格的较多;或者发生传言中的越南人被收买投票给执政党,等等。

 

此外,它与一再被国际社会、国内NGO和反对党诟病的选民登记中的错误有关。此次全国选民登记人数为967万,其中有大量重复登记、“幽灵选民”(有名无人)情况,多发生于偏远地区。实际上,选民登记人数不到967万,真实投票率高于53%。

 

在2013年7月26日,投票前最后一天宣传中,磅湛省有11万支持人民党的游行,动用3000辆汽车,30000辆摩托车,声势十分浩大。可结果却是:救国党赢得10席,人民党8席。这与游行时的热烈壮观场面很难联系起来。即使在洪森的老家,人民也不再买账。

 

人民党和救国党拥有的资源不可同日而语,但是得票接近。人民党掌握着全部电视频道,广播频道和报纸。只有两份英文报纸相对独立,一个是CAMBODIA DAILY 《柬埔寨日报》,另一个是The Phnom Penh Post 《金边邮报》。人民党可以轻易做到全方位宣传,直至每个乡村。也有依靠执政党赚钱的商人,持续为执政党提供金钱和物资支持。救国党竞选资金主要来自普通民众。他们在路边放的箱子,一天最多可以收到几千甚至上万美元。有市民说:参加人民党的游行,人民党会发钱,比如5美元。得到钱的人,再把这5美元转捐给救国党。在造势现场,也可以看到,年轻人赶到救国党现场,才脱下有人民党标志的帽子,塞进书包,举起救国党的小旗。

 

据柬埔寨选举委员会(NEC)公布的资料[3],此次大选人民党得 3,235,969选票 , 占总投票的48.83%;救国党得 2,946,176 票,占总投票数的44.46%,二者相差4.37%的投票数。具体到各省票数,可以看到救国党实际赢得的选票以及离赢得选举只有咫尺之遥。

 

柬埔寨第五届国会大选的观察与思考 - 柳红 - 柳红的博客

图中百分数4舍5入

 

在干拉省,救国党得6席,人民党得5席。救国党只需多166票,增加0.03%的票数,就能使结果变成7席对4席。在暹粒,人民党得4席,救国党得2席,再有4,083票或者仅仅1%的选民就能使救国党胜出;诸如此类。席位计算不合理也是救国党的指控之一。

 

通过观察,可以得出这样一些判断:

1,  投票率为历史最低和预期选民会高度参与之间的误差,部分地源于选民登记误差;

2,  救国党得到前所未有的席位55席,直逼执政党;执政党从90席跌到68席。这反映了人民对于现存统治的不满,希望改变的选择;

3,  奉辛比克党预计可得15席,结果彻底出局,误以为老国王西哈努克逝世后,人们表达哀悼是对奉党的感情和支持。这种感情和支持会变成选票。其实,人民的选票只投给未来,而不会投给过去。

4,  无论城市还是乡村,选民极其珍视自己的投票权。以前选民对于选票的意义理解不足,被操纵的可能性大;现在则清楚地知道选举的重要,以及和国家发展和未来的关系。有一位50多岁的NGO工作人员说:“我们这一代记得从前,有很多历史,惧怕,他们不怕。”

5,  公民社会蓬勃发展,其标志是NGO成为选民教育、选举观察,制衡NEC,沟通国际社会的重要力量。柬埔寨自由与公正选举委员会(The Committee for Free and Fair Elections in Cambodia,COMFREL)是最大的、独立的选举监督机构,由12个组织联盟,旨在促进柬埔寨民主化,特别聚焦在选举过程上,包括选前、投票、选后,增进选举过程透明,提高人民对于选举过程的参与和责任感。在这里工作的年青人可以熟练地使用英文,自如地面对国际社会,培训国际观察员。他们自信,有责任感,年轻。

6,  与前四届国会大选最大的不同是,青年人成为主力。游行阵势巨大。以前最多3000-5000人,这次动辙上万人。在人民党新闻垄断下,FACEBOOK起了关键作用。一些海外打工青年,打电话告诉家人为什么要把票投给救国党。

7,  对于贫穷人口和文盲的选民教育是通过喇叭进行的。选举工作人员肯定地说:“他们听得懂”。

8,  开放选举观察,大量政党观察员、NGO观察员以及国际观察员的参与,促使选举过程透明,向自由、公正的进步。

 

归根结底是人心思变。反对党在资源上完全处于劣势的情况下赢得那么多选票,是人心所向。

 

投票结果的争议

 

投票过后,国家选举委员会已两次公布初步结果。救国党以人民党偷票为由,拒绝接受选举结果,要求必须由联合国参与重新调查。沈良西说:“救国党才是赢得这次大选的政党。人民党知道,世界也知道,柬埔寨人民都知道。”奉新比克党也指出执政党舞弊。争议是好事。能够有这样的选举,尽管执政党有舞弊的可能性,它依然显示了20年选举过程的不断成熟,非常值得肯定。从大历史讲,这是不得了的进步。

 

选举的质量取决于选民名单的质量。8月16日,CONFREL对外公布说已经记录了上万起投票违法行为,4倍于上届投票。这10000多起违法事件,仅来自5000个投票站,而全国有19,009 个投票站。在那些偏远地区的投票站,并没有充足的观察员。[4]最严重的问题,首先,是选民失去选举权。投票日,他们找不到自己的名字,或名字被人冒用;有的名字印错了而无法投票。COMFREL和另一家机构分别发布了审计报告,发现在967万选民中,有不下100万人被剥夺选举权。来自官方的国家选举委员会也承认9%的名字被漏掉,13%的选民名字被登错。

 

其次,投票之后有一个手指蘸墨水的程序。这个墨水是特制的,在24小时内洗不掉。任何人投票之前需接受手指有无墨水的检查。而投票过程中发现墨水可以被洗净。这意味着,无法保障一人一票。有人可能两票。

 

第三,选举法尚有诸多漏洞。比如,对参选经费未作规定。拥有资源多的政党,很可能贿选。再比如,在海外工作的100多万公民的投票问题;15%的柬埔寨人没有身份证的问题;选民登记结束太早,距离投票日有8个月的问题。因为,八个月会发生很多变化,其间可能年满18岁,或者工作移居。这种规定阻止了很多年轻人投票。

此外,还有很多人们关注的问题。比如官二代的问题。最近,人民党议员对媒体公开说,尽管人民党没有得到足够选票,但是,至少执政党高层中有三个人的儿子在下届政府形成后,还会继续占据席位。他们是洪森的儿子30岁的洪玛尼,内务部长的儿子32岁的萨索卡,以及议长的儿子33岁的塞萨姆。诸如此类,都需要在民主制度的完善中加以解决。

 

还是看到了光明和希望:选举日当天秩序井然,选民秘密写票,在投票站外依次排队安静等候,国际观察员自由观察。点票时刻,选民纷纷从家中赶来,挤在院子里,静静等候结果。听到自己满意的结果,他们克制地,发自内心的笑,说,“这是我们的未来”。一位站在投票站门口的选举工作人员,喜不自禁,说着一模一样的话:“那是我们的未来”。

 

民主在柬埔寨已经深深扎根。人们关心民主,相信民主,相信政党轮换。他们具有极强的学习和实践民主的能力。信息化、年轻化、民主化三位一体。人民摆脱了恐惧。即使内战,即使1997年政变,即使暗杀,即使被捕,即使流亡,民主还是向前。可以清楚地看到,民主选举已经成为柬埔寨人的政治习惯和生活,没有人挑战民主选举的合法性,即使执政党、洪森,也接受选举;即使官二代,也是以竞选的方式进入政坛。

 

 

思考

 

 

任何现代国家的民主转型,不仅表现在是否存在多党竞争机制和架构,而且要看是否可以实现政党轮换。2013年的柬埔寨,终于走到了政党轮换的历史关口。作为反对党的救国党正逢其时地提出了这样的口号:“换不换?换!”这个口号简洁,自问自答。特别是,通过柬语喊出来声音短促而有节奏:DOU MENG DOU? DOU! 打动人心,响彻柬埔寨。可以说,这次大选的核心价值就是“换不换?换!” 老百姓关心的就是“换”。“换”,是他们选举追求的目标。

 

为什么柬埔寨各个阶层异口同声:“换”?根本原因是厌倦了人民党,丧失了对它继续执政的信心。在过去近三十年中,人民党标榜的历史贡献并非都是虚言。人民党的长期执政,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人民的选择。但是,过长的执政导致了日益严重的官僚化、僵化和贪污腐败。柬埔寨已经形成了以人民党为基础的,以家族利益为纽带的既得利益集团。党政不分和政企不分。此外,人民党没有与时俱进的国家发展战略和政策,没有解决社会贫富差别,就业、教育和环境问题的愿景。不论是新生的中产阶级还是广大下层民众都不再相信人民党的承诺,也不相信人民党具有自我更新的能力,更不相信人民党可以把国家带入新的历史阶段。

 

人们之所以支持反对党,更多的原因是反对党的替代性。在相当比例的选民看来,反对党有没有执政经验,成熟不成熟,并非最重要,重要的是“换”。惟有“换”才有改变,才是出路,才能唤发新的希望。即使“换”,要付出学费,在柬埔寨人们心中也是值得的。执政党说:“如果救国党胜选,就会爆发战争或重演红高棉政权暴政。”这样耸人听闻的说法,在人民中没有市场。

 

行笔至此,做一个大胆的推测,即使这次投票结果争议,最终有利于人民党。人民党继续有一个五年的执政期。但是,只要没有发生重大的历史事件,反对党一定会赢得下一个五年的选举。在反对党里面,可以看到一批有见识,有组织能力,朝气蓬勃的年轻人,他们是本届选举的骨干,势必是下一届选举的领袖群体,他们代表了这个国家的未来。

 

建立一个现代的和稳定的民主制度,柬埔寨还有漫长的路。但是,经过红色高棉的血腥极权统治的柬埔寨人民,民主信仰已经深入人心,民主之路一定会走下去。在选举面前人人平等。不管是在金边还是省会,不管是上层还是下层,不管是政府官员还是农民,一人一票。即使传说执政党做票,也反映了选票决定一切。柬埔寨已经走到完全不可逆的历史转折点。在这个过程中,反对党会自我改造和自我更新,不断完善治国方针,民主在不同地区和不同社会阶层发展会趋向均衡。

 

柬埔寨是小国,它的民主似乎没有很强的国际意义。当看到泰国的民主在成熟,看到缅甸成功转型,越南起步于党内民主,联想到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新加坡执政党面临挑战,再看柬埔寨这次选举,这已经不是预言:一个新时代的民主正降临于东南亚。

 



[1] 2012年沈良西党和人权党合并成救国党

[2] 根椐《柬华日报》2013年7月30日选票地图编制。

[3] NEC Results Show Close Contest for National Assembly Seats By Simon Lewis – Cambodia Daily, August 13, 2013

[4] Comfrel Reports Spike in Election Irregularities,By Colin Meyn – Cambodia Daily August 16, 2013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