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鼎鼎博客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日志

 
 

【转载】《从自由到垄断:中国货币经济两千年》后记  

2016-09-21 23:24:46|  分类: 读后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自由到垄断:中国货币经济两千年》

後記

 朱嘉明

 

這是一次激動人心的旅程。雖然交出了書稿,但是並不輕鬆,頭腦裡無法擺脫「苦思冥想」。思想可以走多遠,它真的可以穿透歷史嗎?對此,我深信不疑。寫一本與貨幣有關的書,是長久以來的心願。有多長久呢,三十年,甚至更久。可是,那個促成這本書最原初衝動的又是什麼?看來,後記得從這裡開始。

 

 一

 

作為一個讀書人,一個經濟學家,我對經濟學的理解、對貨幣的理解,首先是從人生經歷中來,而不是從書本和課堂上開始。

 

從我有記憶之时,就面對著一個反差:家裡生活的拮据和母親口中的家族歷史。小時候讀的很多書,都是在新華書店裡讀的,比如吳晗主編的歷史小叢書,攢的每分錢都能變成書。「文革」期間,下鄉務農做工十年,始終無法擺脫貧窮。先去西藏军区政治部農場,每月掙六塊錢工資。從西藏回北京,一路扒火車,為的是省錢;在黑龍江生產建設兵團,第一個月工資三十二塊錢,一拿到就寄給了在陝北農村的同學,因為他們靠工分活命;再到膠東做工,掙十六塊,不夠生活,常常跑到附近地裡偷吃的。貧窮,豈止是我一個人,那是中華民族刻骨銘心的記憶。

 

在熟讀馬克思《資本論》的年代,自然要思考勞動價值論的現實意義。我們辛勤勞動創造的財富到底去哪兒了?貧窮是怎麼發生的?中國人民在文化革命之後渴望改革開放的原始衝動就是擺脫貧窮。

 

很多年之後,讀到希歐多爾?威廉?舒爾茨所說:「世界上大多數人是貧窮的,所以如果懂得窮人的經濟學,我們也就懂得了許多真正重要的經濟學原理。」對我,有一種難以想像的撞擊力。同情、懂得、理解貧窮,關懷窮人,才能理解經濟學精髓,成為真正的經濟學家。

 

我很幸運,沒有讀完初中、沒有上過高中、大學,於一九七八年直接考取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第一次,以學問的方式觸及貨幣和貨幣經濟問題,是一九七九年十二月,參加中國人民銀行在廣西南寧召開的一次大規模金融銀行問題研討會。老一輩對資本主義經濟運行有所瞭解,談到當代世界貨幣金融真相,對生在「新社會」、處在封閉世界中的我,留下很深的印象。貨幣及其貨幣經濟制度、運行,像一粒種子在我這裡埋下了,好像沒去管它,又無時無刻不在培育它。

 

貨幣究竟是什麼?貨幣是怎樣影響一部經濟史和決定著現實經濟的運行?這個簡單又尖端的問題,始終縈繞著我。隨著中国貨幣化過程開始,我意識到,從這裡出發,最終還是要回歸這裡。它既是一個現實問題,也是一個理論問題,還是一個哲學問題。這是原點,也是終點。

 

一九八二、八三年,我的老師、國務院技術經濟研究中心總幹事馬洪多次邀請我座談關於人民幣發行額問題;弗裡德曼和世界銀行官員對中國的訪問和講話,開闊了我們的視野,慢慢形成關於貨幣化、經濟轉型的概念。

 

無論理論、政策多麼滯後,貨幣經濟在啟動著,貨幣供給增大,市場價格迅速形成,貫穿了一九八○年代的中國經濟改革。我意识来到它非常近似于西歐十六世纪的價格革命。生逢其時,深入參與改革,逼迫我思考正在發生的經濟轉型、貨幣化過程。我始終沒有興趣參與諸如「計劃經濟」、「商品經濟」這些名詞概念的咬文嚼字,直接切入實際做事。到了八○年代中期,我對中國經濟已經有了獨樹一幟的看法,比如對「經濟過熱」、「通貨膨脹」,二十多年過去,回過頭來看,我為自己的獨立思考和見識而感到自豪。

 

那時已經萌生了要寫一本關於貨幣經濟的書。第一次走出國門是一九八五年,去美國密西根和哥倫比亞大學做訪問學者。花了些精力收集關於金融史,貨幣史、黃金史、利息、價格革命方面的書籍。在那裡,還結識了一位老財富的代表戴维﹒洛克菲勒,一位新財富的代表乔治?索羅斯。索羅斯送給我一本他的著作《煉金術》。我對於貨幣經濟的內含和理解在逐步加深。回國後,寫過幾個提綱和一些零星的觀點。

 

一九八六年進入中國國際信託投資公司國際問題研究所工作,與中信董事長、「紅色資本家」榮毅仁的交往,使我獲得了新的視野。我一向在意經驗和實感。對於中國近代以來民族資本工商業、民間資本的角色都有了更為具體的瞭解。而參與中國改革開放基金會(常被簡稱為索羅斯基金會)工作,則是打開了另一扇窗。總之,貨幣經濟的歷史和現實對我產生著交叉影響。而現實體驗與理論思考都指向弗裡德曼所言:貨幣是重要的。

 

值得提及的是,在一九八一年 ,因為參與上海寶鋼上馬還是下馬的論證,知道了一些內幕,政府、企業、跨國公司三者的利益之異同突顯,似乎不公正的財富分配悄然來臨。受日本電影《炎熱的夏天》啟發,我和《北京晚報》的朋友畢琪一起創作電影劇本,名字叫《財富》。我至今為這個作品沒有與世人見面而遺憾。

 

一九八九年六月我出走中國,選擇流亡。在最初十年的流亡生涯中,生活動盪不安。做學問、寫作,對我來講簡直太奢侈了。

 

一九九三年,進麻省理工學院斯隆管理學院讀書,那年四十二歲。對於我,读书的真正目的是要理解世界貨幣經濟。畢業後,我選擇了創業。在澳大利亞、柬埔寨和其他東南亞國家白手起家,賣過土地,開過餐館,建過製衣廠,有過錢比命重要的體會。也做過一些今天看起來仍然值得做的努力,比如试图在柬埔寨建一個貨幣交流中心。一九九七年柬埔寨发生政變後,我曾為柬政府提出過關於重建經濟的系統建議,特別是貨幣制度,那就是以美元为主体货币,以柬币为辅币。因為經過戰亂的柬埔寨人民,經過非貨幣經濟時代,只相信美元。美元可以实现物价稳定,避免恶性通货膨胀。因为柬埔寨政府没有美元发行权。而物价相对稳定,才能实现政治稳定和社会稳定。我的意见被接受。实践证明这是对的。事實上,美元早已經不是美國人的美元,是世界貨幣,這裡沒有陰謀,這是歷史形成的結果。

 

二○○○年,我受雇于聯合國工业發展組織工作,作為經濟學家,主要研究世界最有活力地区的全球網路。这使我有一個國際視角,關心窮國和窮國的窮人。三年之後,我到維也納大學教書。沒想到,一轉眼在歐洲生活了十一年。其間,經歷了前後歐元區時代;目睹了二○○一年從先令到歐元平靜的轉折,深深感到了貨幣的威力。

 

在我當初想寫貨幣經濟的書時,世界經濟離我很遠,虛無縹緲。如今,遊歷世界之後,對於我這個世界公民,地域根本不是我的限制,完全置身於天地之間,世界經濟就是我的經濟,中國經濟,反倒遠了起來。將中國貨幣經濟史上最大的謎:中國為什麼窮?財富到底上那裡去了?這個始終折磨我的問題放到世界貨幣經濟史中來思考,對於歷史的解讀和結論是完全不同的。

 

 

    在我海外流亡的二十餘年,是中國財富大爆炸的時代。必須指出:中國當下的很多財富的基礎是歷史的沉積。中國曾經是市場經濟國家,藏富於民,也就是說,一九四九年經歷了一個非貨幣化過程,三十年後,又開始貨幣化,使無價的土地有價,使無價的各種資源有價等等。在民主國家,貨幣為國家壟斷,但是貨幣發行和稅收受到民主制度的制衡,金融主體是私人,央行獨立於政府;在中國,政府控制著財富的源泉,雙重壟斷,不僅享有鑄幣權,人民幣是Fiat money,而且國家是金融体系的主體,央行是政府的一部分。政府對財富的控制力是絕對的,是沒有边界的,是不受制約的。在這樣的背景下,只有和掌握財富資源的政府某種形式的合作,才有成為富人的可能。中國像一個氣球,過去二十餘年,只要扒著不鬆手,氣球膨脹,你的佔有就会相應增大。拥有财富的多少常常与辛勤努力与否無關。對某些人來講,實在是有原罪的。這個時期的我終於明白為什麼上帝說:富人上天堂比駱駝穿過針眼還難。

這種將國有資產變為少數人佔有,是人類文明史上又一次不公平的分配。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上一次,是以國家的名義掠奪私人和民間財富;這一次是以改革的名義把公共財產變為少數有權勢者的財產。中國成為製造富人的工廠、生產線。在中國的權貴階層中,不乏我一九八○年代的朋友。有一次,一位朋友聊天時脫口而出:「我們富人……。」我為這個朋友悲哀。這更刺激我探討中國貨幣經濟沿革和財富分配歷史的激情。

 

 

二○○七年提起筆來,拾起環繞我二十年,卻實實在在被中斷了的題目。如同得了一場「失憶症」,失而復得。本书第一稿的题目是《中国货币经济沿革》。

 

    這是在時空上,地域上超大範圍的一次書寫,世界範圍的寫作。維也納、香港、澳門、紐約、北京、銀川、臺北……。書籍、參考資料,從國內源源不斷地運到維也納,又從維也納帶回北京。浩瀚的題目,涉及範圍寬廣。我自認為具有駕馭大題目的能力,高屋建瓴、貫通是我所長,也是我喜歡的。在享受創造和發現的喜悅之時,其艱辛可想而知,常常处于夜不能寐,食不甘味,如癡如醉。

感謝維也納大學。這個大學的校訓是自由研究。這裡出現了那麼多影響人類世界的精神人物。哈耶克、熊彼特是我們大學的驕傲。在這裡,思想創造會受到肯定和尊敬。人們甚至不關心你的成果,僅僅目睹這個過程就會產生尊敬。當我的系主任魏格林教授成為分管學術的大學副校長後,在她的新辦公室,可以看到掛著歷屆副校長的油畫肖像,讓人素然起敬。你會感到歷史在延續。這是一個有七百餘年歷史的大學。它沒有因為政治變革、科學進步而影響學校的宗旨、傳統。大學的自由是神聖不可侵犯的,大學是精神的殿堂,是一片淨土,要抵制喧嚣的世俗干扰。。經過黑死病和漫长的中世纪,歐洲文明得以延續的原因,很重要地在于大學精神。西方文明不能被商業文明所控制、所左右;不能被政治所控制、所左右。試想,沒有自由的大學,人類怎麼能創造出精神產品,又何談發展和進步?之所以奧地利學派、哈耶克誕生在這裡,要说他們出現的土壤有什麼特別之處,歸根結底就是自由。

 

中國啊,真的需要有這樣的大學。中國知識份子首先要成為讀書人。窮究原本和真理,超脫,有精神貴族感。中國很多人追求財富上的貴族,相當可悲。世界上真正的貴族首先是精神貴族。對精神世界純潔的堅守,對思想的迷戀。古今中外,莫不如此。

 

我不願意稱自己是知識份子,因為這個詞已經俗了,含義太多了。我願意說自己是讀書人。喜歡書。這一生和書在一起,讀書是我的生活、支撐、幸福。什麼都可以不遺憾,有些好書沒讀到就是遺憾。只要地球存在,人類沒有毀滅,精神和

 

思想是唯一永恆的東西。韋伯認為中國是一個商業民族,其實很有道理。但是,無論如何中國的讀書人,還是應當崇尚精神和思想的。

 

 

(此地省略一段)

言論出版自由對於精神生產是多麼重要。否則人類文明怎麼能延續至今。對於一個知識份子,言論自由、出版自由是人權中最重要的。如果思想無罪,思想凝結成文、成書,就應该是自由的。

 

二○一一年五月受周渝先生、林慧峰女士邀請,參加紫藤廬紀念周德偉先生活動,我講哈耶克思想的現實意義,其間結識遠流出版社副總編吳家恒先生。他以極高的效率閱讀了書稿的電子版,做出出版決定,並於2011年6月4日簽訂合同。在過去一個多月中,家恒和他年輕的同事郭昭君,以及唐怡珍小姐,完成了六十萬字書稿的編輯加工。他們的敬業精神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作為中華民族文明的綿延,一是文字,一是貨幣。一本講中國貨幣經濟兩千年歷史的書首先用中國的繁體字呈現,這是十分美好的。

 

 

加爾佈雷斯在講述貨幣簡史時說過,這是他一生學習和思考的成果。我對於這本書,也有同感。它也可以算作對自己流亡生涯的一次交待。在相關領域中,我把讀書和思想的成果最大限度地表達出來了,接近邊界,然而,還是有很多寫不進去,整理不出來。

 

這是非一人之力可以完成的工作。從時間跨度上,跨越兩千年;從細節上,被歷史忽視的細節無數,總想一點一滴挖掘出來,因為,它們確實影響了歷史的方向。它是可以無限做下去的工作,精心打磨,五年、十年。然而,不行。所以,雖然有很多遺憾,有不少錯處和疏忽,敬請讀者原諒,還是把它出版,往前推進一步,再來修訂再版。

 

這是我第一次在電腦上用十個笨拙的手指頭打字成書,除了慢,阻擋了思想,還因為誤操作等等,帶來了難以彌補的遺憾和工作量。比如在大量修改中,常常把攜帶的註腳弄丟了,文獻出處丟失。原想編製文獻、人名、名詞索引,都因時間有限,只得作罷。還有,進入註解的書大概只是所讀書的一部分,很想跟讀者分享更多,沒能一一列出。為貨幣經濟所收集的相關圖書,也希望今後有機會給年輕人用起來。

 

有一個最大的遺憾:這是一部殘缺的貨幣經濟史。臺灣,作為民國的正宗,是一九三○年代幣制改革的一條主流。然而,本書沒有涉及。畢竟我來自大陸,熟悉大陸,加之大陸經濟體的品質於世界舉足輕重,所以在下卷中專寫大陸貨幣經濟的中斷、重建、接軌。

 

 

我充滿了感恩。給了我思想和知識的有很多很多,古今中外。說近的,在MIT遇到兩位對我影響至深的教授。一位是莫迪利亞尼*,我的老師,給我很多支持和鼓勵。

 

感謝莫迪利亞尼(Franco Modigliani)。我永遠被一件事情所激勵和鼓勵。第一天上國際金融課,講資本市場理論。當滿頭白髮的莫迪利亞尼走進教室時,全體同學向他鼓掌。掌聲停下來,他說:我並不值得被鼓掌,你們應該為我們這裡有一位gentlemen鼓掌,他幽默地說著,指著我,為著一種精神和理想選擇了流亡。教室的空氣凝結了。他轉身在黑板上顫巍巍地寫出第一個公式。

 

感謝萊斯特·瑟羅( Lester C. Thurow)。離開MIT和他告別時,他的最後一句話是美國人常說的good luck(祝你好運!)。他是一位登山者,爬過世界很多高山。他理解人的有限,和登山的艱苦。Good luck,從他嘴裡說出來,有特殊的寓意。

 

感謝一位美國朋友Lee,在一九九○年代中,他向我介紹美元的歷史,我談對人民幣的看法,彼此形成了一個意見:「有一天,人民幣和美元會是一種貨幣的兩面,其差別不過是一個紅紙,一個綠紙。」他始終記著我的話,鼓勵我寫作。我還說,與其說是中國買美元國債券,還不如說,是美元成為人民幣的價值基礎。

 

還有我在美國一位摯友的的兒子科瑞斯(Chris Lindstrom),他是區域货币運動(Local Currency Movement)的積極參與者。他使我看到在世界範圍內,還有這樣一個群體,他們在做著把貨幣和國家分離,使貨幣社區化的努力,他們是一群相信small is beautiful(小的是美好的)的人群[1]。貨幣在非國家化,很多人在努力。迄今為止,有兩千五百多種貨幣在這個世界上運行著,在北美、南美和歐洲。

 

特別感謝魏格林。她不僅是第一個讀者,也是理解本書思想的人。她參與了某些歷史階段的深入討論,不斷有回饋、交流。比如對於民國幣制改革和共產主義在中國的崛起,她非常有興趣,我們做過多次討論。還有如何看待現階段的歐元區經濟,特別是在理解歐盟上面,從她那裡,我受到啟發。

 

感謝王巍。他是八十年代五道口(中國人民銀行研究生部)研究生,我們有很多淵源。兩年前重逢,當他的金融界同學紛紛退休的時候,他卻意氣風發,雄心勃勃,建立和籌畫著一系列金融博物館。我的工作得到他很大的理解和鼓勵。而他辦的雜誌,也幫助我瞭解當下中國金融體系。此次,他欣然作序,我很感動。(省略一句)

 

感謝許志明。我們的友誼維持三十年之久,從未間斷。他對我的這本書,抱以期待,提供幫助。

 

感謝李志峰、王進華。兩位物理學博士,為本書的圖表做了很多工作。

 

特別要說的是感謝我的太太柳紅。五年前的二○○六年平安夜,我在維也納機場迎接剛剛承受喪子之痛的柳紅。沒有想到,那是一個新的起點,我們兩個人的人生軌跡匯入一條河流。五年來,我們一起經歷了很多:她辭去經濟學家吳敬璉的研究助手工作,是因為我的政治背景,從此她被從一件件“事業”中清除;她過去的一些朋友離她而去;她批評《吳敬璉傳》改動歷史,過分拔高,起訴吳曉波抄襲她的著作,而被流言中傷、官司敗訴;她獨立參選區人大代表;她所做的一切,都無法擺脫我的政治身份所帶來的陰影。她從喪子的苦難走向更大的苦難,跟我走上了一條艱辛的不歸路。在這樣的背景下,她幫助我編輯了三卷文集,更伴隨我寫這本書的全過程。五年來,絕大多數時間她在北京,我在歐洲。第一稿,我用筆寫在紙上,託人帶到北京,或者傳真,或者照相郵傳,她幫我打字;她也曾來到維也納幫我日夜打字。她為我購買了數百本新書,淘了很多舊書;還利用各個圖書館,借書複印。沒有柳紅的貢獻,這本書不可能趕在二○一二年聖誕之前付印。

 

其實還有很多很多要感謝的人,他們給了我直接間接的動力、啟發和幫助。

 

朱嘉明 

二○一一年平安夜

於臺北

 

 

 



[1] E.F.Schumacher, Small is Beautiful,Vintage Books; New Ed,1993.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