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鼎鼎博客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日志

 
 

【转载】假戏真做的西太后  

2016-09-24 06:04:46|  分类: 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张鸣《假戏真做的西太后》
寿廷(这个人物也是虚构的)。这出戏,跟众多曹操戏一样,出彩的是奸相欧阳方。当年,唱花脸的李逯子最拿手,进宫演戏,也露过一手给西太后看。但是,在光绪初登基的时候,这出戏,却给李逯子带来了麻烦。 众所周知,同治死后,鉴于皇帝无子,选继承人怎么也该从同治的下一辈,即溥字辈里找一个宗室近亲,过继给同治,然后做皇帝。但这样一来,西太后就成了太皇太后,想要再干预政事,就有诸多的不便。所以,她力排众议,偏要从同治平辈里找个人来做继子,她好接茬做皇帝的娘。可这样一来,作为大行皇帝的同治,可就没有后嗣了。群臣敢怒不言,有个叫吴可读的谏官,以死相谏,自杀了。这场风波虽然平息了,但人们肯定心里还是不服。尤其是满人亲贵不服,当朝的恭亲王,算头一个。对此,西太后有她的办法。 西太后喜欢看戏,但每次看戏,都找人陪。王公贵族要陪,重要的大臣也得陪,让谁陪,理论上说,都是一种荣誉。但实际上陪着太后看戏,一点都不娱乐。坐不得好好坐,不能随意倚着歪着,眼前的瓜子点心一点都不敢吃,更要命的,看到了演得好的地方,绝不敢拍手叫好,憋的那叫一个难受。光绪登基不久,西太后又招人进宫演戏,这回演的是《下河东》。演奸相欧阳方的,就是那个净行的名角儿李逯子。 给太后演戏,大家都卖力气。力气卖大了,可以讨赏,如果偷懒……谁有那个胆呀。这番《下河东》,李逯子也自是不差,把个奸相演的活灵活现,做唱俱佳。没想到,当演到他拔剑要杀忠臣呼延将军的时候,西太后喝令:“停!”派了几个太监,上台把饰演欧阳方的李逯子按倒在地,西太后

命道:重责四十大板!于是,太监们一五一十地打将起来,直把个李逯子打得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就在李逯子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之际,只听西太后说道:前朝的奸相,哀家尚能责打于他,尚若本朝有为臣不忠,敢蔑视幼主者,问他还有脑袋么?假戏真做到了这里,众位陪看的王公大臣明白,这是借李逯子的屁股,教育他们的呢。一个个马上跪倒在地,口称不敢。李逯子也明白,自己算是当了回活道具,妆都没卸,被人抬回家了。还好,西太后没有一时兴起,把他给杀了。 杀鸡儆猴的把戏,从来帝王都喜欢演,但从没听说拿戏说事儿,打演员的屁股以儆效尤的。这样吓唬人,也许有用,但演员的屁股可就无辜遭殃了。西太后尽管喜欢戏,对唱戏的也不错,高兴了,赏赐上也不吝啬。但戏子毕竟是戏子,在他们的老佛爷眼里,其实连人都不算的。                               假戏真做的西太后

命道:重责四十大板!于是,太监们一五一十地打将起来,直把个李逯子打得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就在李逯子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之际,只听西太后说道:前朝的奸相,哀家尚能责打于他,尚若本朝有为臣不忠,敢蔑视幼主者,问他还有脑袋么?假戏真做到了这里,众位陪看的王公大臣明白,这是借李逯子的屁股,教育他们的呢。一个个马上跪倒在地,口称不敢。李逯子也明白,自己算是当了回活道具,妆都没卸,被人抬回家了。还好,西太后没有一时兴起,把他给杀了。 杀鸡儆猴的把戏,从来帝王都喜欢演,但从没听说拿戏说事儿,打演员的屁股以儆效尤的。这样吓唬人,也许有用,但演员的屁股可就无辜遭殃了。西太后尽管喜欢戏,对唱戏的也不错,高兴了,赏赐上也不吝啬。但戏子毕竟是戏子,在他们的老佛爷眼里,其实连人都不算的。                                     张鸣

晚清的当家人,是个女流。一当就当家作主了40多年。一生不爱读书,写点大字,画个花鸟什么的,也有代笔的。那年月,又没有什么人来打假,只要顶名是慈禧太后的字画,捧回家去,怎么的也是荣耀。不过后来好像没什么人收藏,留下的不多。西太后最大的爱好,是看戏。此前的皇帝,也有爱看戏的,但看的都是宫里太监演的,轮到西太后当家,她嫌宫里的戏水平不高,招民间艺人进宫演戏,每人给个供奉的头衔,按月发银子和禄米。而且,以前的皇帝,看的都是昆曲,太雅,西太后听不懂,她喜欢的是不雅的高腔,所以,京剧进京那么多年,到了西太后当家的时候,才算发展起来。

假戏真做的西太后 张鸣 晚清的当家人,是个女流。一当就当家作主了40多年。一生不爱读书,写点大字,画个花鸟什么的,也有代笔的。那年月,又没有什么人来打假,只要顶名是慈禧太后的字画,捧回家去,怎么的也是荣耀。不过后来好像没什么人收藏,留下的不多。西太后最大的爱好,是看戏。此前的皇帝,也有爱看戏的,但看的都是宫里太监演的,轮到西太后当家,她嫌宫里的戏水平不高,招民间艺人进宫演戏,每人给个供奉的头衔,按月发银子和禄米。而且,以前的皇帝,看的都是昆曲,太雅,西太后听不懂,她喜欢的是不雅的高腔,所以,京剧进京那么多年,到了西太后当家的时候,才算发展起来。 看戏,或者说听戏是个乐子,但也是一种教育,西方人管这叫小传统教育。小传统固然小,但教育的功效可不小。尽管西太后要操心国家大事,但对戏里演的,都挺当真。把戏当真的人不少,古今都有,《东坡志林》上说,“涂巷中小儿薄劣,其家所讨厌苦,辄与钱令聚坐听说古话,至说三国事,闻刘玄德败,颦蹙有出涕者。闻曹操败,即喜唱快。”现在好些大爷大妈,看电影电视,一激动就对号入座,感慨或者叫骂不已,很类似当年的薄劣小儿。当年演革命戏的时候,《白毛女》中黄世仁的扮演者,一不留神,就会被激动的当兵的拿枪打了。不过,别的人把戏当真,戏子是可以逃的,但太后一旦当了真,戏子可就遭殃了。 有出戏叫《下河东》,说的其实是北宋王朝征服北汉的事,但虚构了一个奸相欧阳方,(也有叫欧阳芳的),暗通北汉,杀了英勇无敌而且是忠臣的先锋官呼延

看戏,或者说听戏是个乐子,但也是一种教育,西方人管这叫小传统教育。小传统固然小,但教育的功效可不小。尽管西太后要操心国家大事,但对戏里演的,都挺当真。把戏当真的人不少,古今都有,《东坡志林》上说,“涂巷中小儿薄劣,其家所讨厌苦,辄与钱令聚坐听说古话,至说三国事,闻刘玄德败,颦蹙有出涕者。闻曹操败,即喜唱快。”现在好些大爷大妈,看电影电视,一激动就对号入座,感慨或者叫骂不已,很类似当年的薄劣小儿。当年演革命戏的时候,《白毛女》中黄世仁的扮演者,一不留神,就会被激动的当兵的拿枪打了。不过,别的人把戏当真,戏子是可以逃的,但太后一旦当了真,戏子可就遭殃了。

有出戏叫《下河东》,说的其实是北宋王朝征服北汉的事,但虚构了一个奸相欧阳方,(也有叫欧阳芳的),暗通北汉,杀了英勇无敌而且是忠臣的先锋官呼延寿廷(这个人物也是虚构的)。这出戏,跟众多曹操戏一样,出彩的是奸相欧阳方。当年,唱花脸的李逯子最拿手,进宫演戏,也露过一手给西太后看。但是,在光绪初登基的时候,这出戏,却给李逯子带来了麻烦。

众所周知,同治死后,鉴于皇帝无子,选继承人怎么也该从同治的下一辈,即溥字辈里找一个宗室近亲,过继给同治,然后做皇帝。但这样一来,西太后就成了太皇太后,想要再干预政事,就有诸多的不便。所以,她力排众议,偏要从同治平辈里找个人来做继子,她好接茬做皇帝的娘。可这样一来,作为大行皇帝的同治,可就没有后嗣了。群臣敢怒不言,有个叫吴可读的谏官,以死相谏,自杀了。这场风波虽然平息了,但人们肯定心里还是不服。尤其是满人亲贵不服,当朝的恭亲王,算头一个。对此,西太后有她的办法。

西太后喜欢看戏,但每次看戏,都找人陪。王公贵族要陪,重要的大臣也得陪,让谁陪,理论上说,都是一种荣誉。但实际上陪着太后看戏,一点都不娱乐。坐不得好好坐,不能随意倚着歪着,眼前的瓜子点心一点都不敢吃,更要命的,看到了演得好的地方,绝不敢拍手叫好,憋的那叫一个难受。光绪登基不久,西太后又招人进宫演戏,这回演的是《下河东》。演奸相欧阳方的,就是那个净行的名角儿李逯子。

假戏真做的西太后 张鸣 晚清的当家人,是个女流。一当就当家作主了40多年。一生不爱读书,写点大字,画个花鸟什么的,也有代笔的。那年月,又没有什么人来打假,只要顶名是慈禧太后的字画,捧回家去,怎么的也是荣耀。不过后来好像没什么人收藏,留下的不多。西太后最大的爱好,是看戏。此前的皇帝,也有爱看戏的,但看的都是宫里太监演的,轮到西太后当家,她嫌宫里的戏水平不高,招民间艺人进宫演戏,每人给个供奉的头衔,按月发银子和禄米。而且,以前的皇帝,看的都是昆曲,太雅,西太后听不懂,她喜欢的是不雅的高腔,所以,京剧进京那么多年,到了西太后当家的时候,才算发展起来。 看戏,或者说听戏是个乐子,但也是一种教育,西方人管这叫小传统教育。小传统固然小,但教育的功效可不小。尽管西太后要操心国家大事,但对戏里演的,都挺当真。把戏当真的人不少,古今都有,《东坡志林》上说,“涂巷中小儿薄劣,其家所讨厌苦,辄与钱令聚坐听说古话,至说三国事,闻刘玄德败,颦蹙有出涕者。闻曹操败,即喜唱快。”现在好些大爷大妈,看电影电视,一激动就对号入座,感慨或者叫骂不已,很类似当年的薄劣小儿。当年演革命戏的时候,《白毛女》中黄世仁的扮演者,一不留神,就会被激动的当兵的拿枪打了。不过,别的人把戏当真,戏子是可以逃的,但太后一旦当了真,戏子可就遭殃了。 有出戏叫《下河东》,说的其实是北宋王朝征服北汉的事,但虚构了一个奸相欧阳方,(也有叫欧阳芳的),暗通北汉,杀了英勇无敌而且是忠臣的先锋官呼延给太后演戏,大家都卖力气。力气卖大了,可以讨赏,如果偷懒……谁有那个胆呀。这番《下河东》,李逯子也自是不差,把个奸相演的活灵活现,做唱俱佳。没想到,当演到他拔剑要杀忠臣呼延将军的时候,西太后喝令:“停!”派了几个太监,上台把饰演欧阳方的李逯子按倒在地,西太后命道:重责四十大板!于是,太监们一五一十地打将起来,直把个李逯子打得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就在李逯子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之际,只听西太后说道:前朝的奸相,哀家尚能责打于他,尚若本朝有为臣不忠,敢蔑视幼主者,问他还有脑袋么?假戏真做到了这里,众位陪看的王公大臣明白,这是借李逯子的屁股,教育他们的呢。一个个马上跪倒在地,口称不敢。李逯子也明白,自己算是当了回活道具,妆都没卸,被人抬回家了。还好,西太后没有一时兴起,把他给杀了。

寿廷(这个人物也是虚构的)。这出戏,跟众多曹操戏一样,出彩的是奸相欧阳方。当年,唱花脸的李逯子最拿手,进宫演戏,也露过一手给西太后看。但是,在光绪初登基的时候,这出戏,却给李逯子带来了麻烦。 众所周知,同治死后,鉴于皇帝无子,选继承人怎么也该从同治的下一辈,即溥字辈里找一个宗室近亲,过继给同治,然后做皇帝。但这样一来,西太后就成了太皇太后,想要再干预政事,就有诸多的不便。所以,她力排众议,偏要从同治平辈里找个人来做继子,她好接茬做皇帝的娘。可这样一来,作为大行皇帝的同治,可就没有后嗣了。群臣敢怒不言,有个叫吴可读的谏官,以死相谏,自杀了。这场风波虽然平息了,但人们肯定心里还是不服。尤其是满人亲贵不服,当朝的恭亲王,算头一个。对此,西太后有她的办法。 西太后喜欢看戏,但每次看戏,都找人陪。王公贵族要陪,重要的大臣也得陪,让谁陪,理论上说,都是一种荣誉。但实际上陪着太后看戏,一点都不娱乐。坐不得好好坐,不能随意倚着歪着,眼前的瓜子点心一点都不敢吃,更要命的,看到了演得好的地方,绝不敢拍手叫好,憋的那叫一个难受。光绪登基不久,西太后又招人进宫演戏,这回演的是《下河东》。演奸相欧阳方的,就是那个净行的名角儿李逯子。 给太后演戏,大家都卖力气。力气卖大了,可以讨赏,如果偷懒……谁有那个胆呀。这番《下河东》,李逯子也自是不差,把个奸相演的活灵活现,做唱俱佳。没想到,当演到他拔剑要杀忠臣呼延将军的时候,西太后喝令:“停!”派了几个太监,上台把饰演欧阳方的李逯子按倒在地,西太后

杀鸡儆猴的把戏,从来帝王都喜欢演,但从没听说拿戏说事儿,打演员的屁股以儆效尤的。这样吓唬人,也许有用,但演员的屁股可就无辜遭殃了。西太后尽管喜欢戏,对唱戏的也不错,高兴了,赏赐上也不吝啬。但戏子毕竟是戏子,在他们的老佛爷眼里,其实连人都不算的。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