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鼎鼎博客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日志

 
 

朱可夫逃过了被处决的命运  

2016-10-11 04:08:35|  分类: 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可夫逃过了被处决的命运

 (2016-08-27 00:07:10)
标签: 

朱可夫

分类: 转发博文

(法)让·洛佩兹、(格鲁吉亚)拉沙·奥特赫梅祖里著

《朱可夫——打败希特勒的人》,上海文艺出版社20158月版

朱可夫是斯大林手下当差的,四年中,他所经受的那种非人的压力、持续监控、死亡威胁、含羞忍辱、艰难险阻、疲惫不堪均已超过了人们的理解范围。他受到斯大林体制下各个警察机构、同事、下属、真真假假的朋友的大力监视和揭发。在这种极端的条件下,他能赢得战争,更显示出他拥有过于常人的性格与品质。

1937611日,《真理报》发表了一篇由主编列夫·梅赫利斯写就的社论,让读者惊恐莫名,令红军的干部们痛入骨髓。文章大意于2245分在全苏广播里又郑重宣读了一遍。读到和听到的都是,工农红军八名最高级别的指挥员已遭逮捕,他们被控为外国势力效劳,犯有叛国罪。所有人均自陈有罪。所有人在特别军事法庭受审,禁止旁听,均被判死刑。法庭上的指控者有布琼尼和布柳赫尔元帅,总参谋长沙坡什尼科夫与未来的白俄罗斯军区司令员伊万·别洛夫。名单上的八名罪犯是:国防部副人民委员尼古拉·图哈切夫斯基、列宁格勒军区司令员伊奥纳·亚基尔、白俄罗斯军区司令员伊耶罗尼姆·乌博列维奇、伏龙芝军事学院院长奥古斯特·考究克、奥索阿维亚希姆协会主席罗伯特·埃德曼,以及军长费尔德曼、普里马科夫与普特纳。判决作出后几个小时,八人即遭枪决。在随后的八天里,980名高级军官被捕,其中大多数都遭刑讯逼供。苏联军事法院经过几分钟的秘密审判,其中95%的军官均遭枪决。

随后,各个参谋部,各个部队,各所军事院校,每周都会多增数百名受害者。为了明白镇压的节奏,我们来看一下白俄罗斯军区军事委员会委员梅基斯于19371122日呈送给伏罗希洛夫的报告,讲的是他所在军区的“工作执行情况”,朱可夫当时就在那儿任职:“我们已经罢免了1300名军官。7月一月,其中就有400名被捕。……我们发现其中有59名托派分子和右翼分子,149名与反革命活动有联系,75名间谍。40人因隐瞒曾在白军服役,而遭逮捕。”这份总结并没让伏罗希洛夫感到满意,他说“工作还很薄弱”。四天后,狂热的“清道夫”梅基斯虽然充满了激情,自己也被逮捕,处决了。

起起落落间,对军队的清洗一直持续到了1941622日德国进攻的那一天为止,甚至还稍微延长了一段时间。仅1937年一年——确实是最严重的一年——就清除了五位元帅中的三位,16名集团军司令中的14名,九名海军司令中的八名,67名军长中的60名,199名师长中的136名,108名集团军、军部和师部的政委中的99名,全部11名国防部副人民委员,全部98名最高军事委员会委员。在低级别的范围内,清洗一直冲击到了连一级。我们估计总共约损失了4.3万名干部,在193711日仍在任职的军官(10.7万)中占比40%2万多人被捕,最经常的做法就是监禁、流放、永久驱逐出军队。1万人在随后几年又参了军。另有约1万名军官遭到枪决。

尽管朱可夫承认自己心里有所怀疑,但他根本不可能公开表达出来:否则会立刻被捕。别洛夫很勇敢,他在19371122日的军事委员会全会上对清洗作了批评,说这会损害军队的战斗力,使无辜的人身陷囹圄。别洛夫于193817日被捕,经过十分钟的审判后被判死刑。

19376月和7月这两个月令朱可夫苦不堪言。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他也面临着遭逮捕和处决的命运,大清洗所针对的靶子已开始渐渐显露。将那些属于图哈切夫斯基专业圈内的人,先是内战时期后在工业化与机械化时期伴随着他的人,全部被一网打尽。连他们的家人都不放过。元帅的妻子、他的两个兄弟、两个连襟均遭处决,他的四个姊妹、嫂子和他母亲连同他年仅11岁的女儿都遭到流放。

朱可夫保住了脑袋。于是他像自己那些未来的战友科涅夫、叶廖缅科、梅列茨科夫、扎哈罗夫、马林诺夫斯基……那样,立刻就充分利用起了大恐怖留下的这个空白。共984名出生于1895年至1900年间的军官形成了著名的“1940年阶层”,他们都是在战争前一年被晋升为将军的。在这个群体中,大部分将领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成为高级指挥员。所有人都是大恐怖的孩子。他们的职业生涯确切地说是从1937年和1938年开始的,有太多的空白需要填补。

1942720日,战争还在继续中,弗拉基米尔·戈鲁什凯维奇中将被军事反谍机关首脑维克托·阿巴库莫夫亲自逮捕。19421月至5月,戈鲁什凯维奇是朱可夫在西方面军的参谋长,也是他最亲密的合作者之一。他受到了长时期的折磨,后未经审判就被关押了起来。对他的指控是,说他参加了伏龙芝学院内的“反苏维埃团体”。1948年,这个不幸的人被从囚室里提了出来,再次受到拷打,这次是想从他口中挖出不利于朱可夫的证词。斯大林死后,他很快便得到了平反。这个“伏龙芝学院团体”事件直到今天仍是个谜。

朱可夫一直没有忘记为斯大林主义的受害军人平反。

几个月后,当人们开始在莫斯科的马路上遇见1934年至1952年间被肃清流放、最近又获平反的共产党员时,便提出了一个问题,即该拿这段可怕的往事怎么办。

……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