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鼎鼎博客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日志

 
 

月池熊家: 中國知識分子百年遭遇的縮影  

2016-10-12 00:32:34|  分类: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月池熊家: 中國知識分子百年遭遇的縮影

热度 1已有 6086 次阅读2013-3-3 02:37 |个人分类:史料|系统分类:科技教育分享到微信

中國知識分子百年遭遇的縮影

胡顯中

  (《争鸣》2013年第3期)

「教授村」──榮耀與苦難的見証 

  去年九月由中國官方的人民文學出版社推出一本詳細記述中國知識分子一個特殊群體的書《心遠──一個教育世家的百年滄桑》。全書三十餘萬字,文筆流暢,可讀性強。該書通過對江西省南昌市心遠中學百年變遷個案的敘述與分析,見微知著,照映出整個中國知識分子命運。

 在一個正常的社會裡,私人辦學非常發達。心遠中學就是由南昌市近郊的月池村熊姓家族集資興辦並傳承百年的名校。 

 提起月池熊家,那可是名聞遐邇的大家族。族中人才輩出,大多是讀書人,其中還出了許多知名教授。因此,二○○二年南昌市當局授予該村「教授村」之美稱,並樹立「南昌月池熊氏教授村」碑。 

 該村更不乏鍾情於「聚天下英才而教之」的有識之士。熊育錫(一八六八──一九四二)老先生乃是其中的佼佼者。他就是心遠中學的創辦人。 

 該校本來是專供熊氏子弟就讀的,後來才面向社會招生。從此,家族學校擴大為全社會的學校。其教學質量和水平在南昌教育界一直穩居前列。 

  熊氏家族的受難者

  該書忠實地記錄了近、現代熊氏家族及心遠人百年來的滄桑巨變,通過這些人和事,雄辯地證明了一個事實:一九四九年後,知識分子群體遭受到「史無前例」的毀滅性打擊。

  首先拿來祭旗的是熊大縝先生(一九一三──一九三九年)。大縝先生於一九三一年考入清華大學物理系,曾與錢偉長等著名學者同學;其 恩師就是中國物理學的泰斗、清華四大哲人之一的葉企孫大師。在校期間,熊大縝特別鍾情於「紅外」技術,後來的事實證明,這項技術對國防事業具有極高的使用 價值。一九三七年,他本來已經考取赴德國留學的資格,但在「七七事變」爆發、民族危亡的緊急關頭,他抱著一腔熱血,毅然告別清華,投身軍營,進入呂正操領 導的冀中平原根據地,擔任冀中軍區供給部部長。他本來可以為偉大的抗日戰爭做出一番貢獻的,孰料在一九三九年夏秋之交,突然被根據地鋤奸部當作「特務」抓 起來,嚴刑拷打,百般折磨。在某次軍區機關轉移過程中,又被押運人員私自處決(該書第155-170頁)。一個活生生的生命就這樣隕滅了。他不是死在日本侵略者的槍炮下,而是死在名為「抗日」的中共軍隊之手。更令人髮指的是:他們為了節約子彈,採取最原始的方式──用石頭活生生把他砸死。

  中共建政以後,對知識分子的迫害更是不斷升級。僅一九五七年那場「陽謀」中,就有近十位熊氏後人被劃入「右派」的行列:

  熊正瑾(一八九八──一九六一年)一九一八年公費赴美國留學,十年後回國,先後在廈門大學、北京女子師範大學等多所高校任教,並幾 度兼任外語系主任。一九五八年他在四川大學被打成「右派」,經歷了難以想像的苦難,一九六一年含冤而逝。所幸他的外孫,也就是其女熊大質之子邵予博士事業 有成,擔任中國石化集團公司教授級高級工程師。在邵予先生的策劃下,以心遠中學為主線的電視劇《心遠》順利完成,將在全國放映。

  此外,被「陽謀」收入網中的還有以下諸位:

  熊正琥(一八九八──一九六一)一九二○年畢業於唐山工學院,曾任江西省公路局總工程師;

  熊正?(一九○八──二○○○)一九二七年第七期黃埔軍校學員,曾擔任江西萍鄉中學教師;

  熊正珽(一九一○──一九七○)一九三五年廈門大學生物系畢業,南昌二中教師;

  熊正珀(一九一七──一九八五年)一九四○年畢業於復旦大學土木工程系,曾任長江流域規劃委員會高級工程師;

  熊大純(一九○七──一九九二年)美國賓夕凡尼亞大學研究院工商管理碩士,曾任中國人民銀行總行國外業務局國外處副處長;

  熊大道(一九二三──一九六七年)一九四三年全省會考中名列第一,就讀於唐山鐵道學院,畢業後留校任教;

  熊秋思(一九二七──)一九五二年畢業於湖南大學電機工程系,留校任教,後被評為教授。

  (以上各位的情節見該書第144-146頁)

  心遠中學的幾例受難者

  除了熊氏家族以外,與心遠中學有關的其他人也不乏被劃為右派者。例如:清末著名思想家嚴復之子嚴叔夏(一八九七──一九六二),在 中共政權下曾雄心勃勃地想要報效祖國、建功立業,並擔任過福州市副市長,一九五七年也被劃為右派。由於身心嚴重受創,病逝於三年人禍時期,時年六十五歲 (該書第257頁)。這位嚴叔夏先生的大女婿就是兩岸會談中備受關注的台灣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

  早在一九四八年,心遠中學就建立了該校第一個共產黨小組。到了一九五七年那場席捲全國的「陽謀」中,這個地下黨組織六人中有三人被劃為右派,其中命運最為悲慘的是鍾純民。他在甘肅省花紗布公司被劃為右派,並被迫害致死,死時年僅二十九歲(該書第282-283頁)。在這個組織中,還有位劉振輝,早在一九五五年就被打成「胡風分子」而關進「人民的」監獄。由於肉體和精神的雙重迫害,終於瘋了,後來也慘死(該書第283-284頁)。

  除了一九五七年那場「陽謀」,還有許多人在其後的歷次劫難中先後被整、被鬥,乃至於被迫害而死。例如:

  熊氏家族第二代傳人、該書作者祖父熊冰先生的同學兼摯友、著名植物學家胡先驌,曾經留學美國,回國後曾任中正大學校長。一九六八年七月十六日,被批鬥後突發心肌梗塞而死(該書第124頁)。這位科學巨匠的銅像現樹立在廬山植物園中,供後人憑弔。當地的解說員可以如數家珍般介紹其譽滿全球的學術成就,卻絕口不提他是如何被整死的。筆者特地查閱《辭海》,在「胡先驌」的詞條中,也是僅僅介紹其學術成就,對於他被批鬥而死的慘劇卻不著一字。

  《心遠》的悲涼是時代的悲涼

  該書名為《心遠──一個教育世家的百年滄桑》,筆者讀後深為感動。此書實際上是一個「縮影」,映照出中國知識分子百年來,主要是一九四九年以來的悲慘遭遇和悲涼心境。

  中國知識分子歷來就有以天下為己任的萬丈豪氣,有「橫眉冷對千夫指」、糞土王侯的衝天傲氣,有登高能賦、出口成章、令人傾倒的才 氣,更有「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浩然正氣,「三軍可奪帥,匹夫不可奪志」的凜凜骨氣。但是,一九四九年以後,這一切都被剝奪,拋到九霄 雲外去了。剩下的僅僅是一腔怨氣,一肚子低眉俯首、苟延殘生的窩囊氣,一身搖尾乞憐的窮酸氣,甚至還有那種認賊作父、賣友求榮的市儈氣。

  耐人尋味的是,這本書有很多「不合時宜」的內容,屬於當局所嚴厲禁止披露的歷史真相。今天竟然出版了,難道不足以令人深思?

(本文作者是當年心遠中學中共地下黨小組長,一九五七年被劃為右派,歷經磨難,僥倖生還。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