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鼎鼎博客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日志

 
 

2016年10月14日  

2016-10-14 22:25:38|  分类: 法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刘红  

来源: 民国红粉与政学两界 4月18日

 

【张耀杰题记:我把贾敬龙案的相关材料公布上网之后,毕业于香港城市大学法学院、研究刑事公正的刘红博士,向我索取了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法院“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2015)石判初字第00138号”的影印件。她随后在自己的私人微信圈上发表了题为《“杨佳们”的命该夺吗?》的文章,感慨于法官们脱离更加广泛多元的社会价值来心证本案情节危害程度,以至于判处被告人死刑立即执行。现标题为本人另行添加,特此说明。2016年4月18日。】

 

强拆婚房引发的“复仇案”

——从事刑事公正研究的专业人员对死刑判决的感慨

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贾敬龙的一审判决书共计22页,其中16页是列举38个法庭认可的定案证据,这是非常值得肯定的。但是,对证据采信的依据和如何由此证据推论出认定的案件事实却不到一页。尤其,为什么判被告人死刑立即执行?法庭如何和为什么认定被告人的行为属“情节严重”?判决书上没有足够的论证与说明。这对一个死刑立即执行的判决而言,显得严重地不够严肃、专业和具有说服力;更无法体现出判决对生命本身的尊重。

本案被告人被指控故意杀人的犯罪事实,无疑是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足的。但,本案的量刑事实——即是否属“情节严重,应判死刑立即执行”——却非常值得深入研究和探讨。 所谓的死刑立即执行,意味着本案合议庭认为被告人的犯罪情节严重,以致应该夺命。但“情节严重”很难从判决书列举的38个定案证据中自显自证,而法官在判决中也缺乏说理和论证。这点基本反应了当前中国法院的一种常态:“搞定案子”。这使法院对案件的审理过程及其处理,与解决社会矛盾冲突和维护公平正义基本没有任何关联。 

本案涉及的是一个当前中国社会矛盾冲突最为激烈的暴力拆迁导致矛盾激化的典型案例:基层政府强拆私产与个体对私产诉权的冲突。本案的私产,是被告人的婚房。仅从判决书列举的法庭认可的定案证据里,我们就可以看到这样的画面:

被告人在建筑婚房时的那种用心、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及列入时间表即将在此房举行的婚礼。但所有的属普通人对私产正常的安排和享有,因为村委会的单向决定拆迁而全部毁灭。更为悲惨的是,因为这一拆迁行为,本已在日程安排上的婚礼,变为分手。

 我们再来看看村委会的拆迁行为。

(1)村委会在强制拆迁中使用了种种毫无节制的连坐(不签字其亲戚也分不到房子;奶奶和母亲停办养老金等)强制高压手段,迫使被告人父亲签订违背个人自由意愿的拆迁协议,而且新置换的房屋没有属于被告人——一个要结婚生子的成年男性——的房产。

(2)村委会的强拆如何定性。在法院认可的定案证据里,我们看到的画面是拆迁那天被告人多次打110,110也有干预禁止强拆的记录;也有多个证人证言描述了现场的野蛮暴力。

(3)强拆的时间。被告人原定2013年5月25日在此婚房结婚。而被害人为首的村委会在5月4日和7日分两次将被告人的楼房强拆。

(4)从2013年5月被强拆至2015年2月19日被告人射杀被害人期间,被告人称一直在找被害人索要拆迁补偿款,但未果。

(5)婚礼前强拆婚房导致被告人未婚妻与其分手另嫁。

这些证据显示:被害人一方有明显过错,对于激化双方的矛盾负有直接责任。但证据链拼出的这些画面没有得到合议庭的认可。取而代之的则是合议庭在判决书上:

(1)简单地认定拆迁的合法性是基于被告人父亲与村委会签订协议。完全忽略被告人父亲在证言中陈述的因家人亲戚受连坐等压力下被迫签署的事实。

(2)以“收到2套房屋及拆迁安置费”12个字来认可拆迁的正当性,忽略了被告人一方不满的事实:被告人的两层楼房折抵价加上拆迁安置费都不足以折抵村委会分给的2套房子,被告人父亲还需另付村委会16878元的事实;以及被告人在其供述称自2013年5月婚房被拆在长达一年半多的时间,多次向被害人讨要补偿拆迁安置费未果导致矛盾升级发生本案的事实。 与这种对公权力无边界地肆意侵犯个体的私权持有的理解和宽容相比较,是合议庭对个体的冷酷无情。

合议庭以“行为影响极其恶劣,手段极其残忍,后果特别严重”,判处了死刑立即执行的被告人是:(1)没有犯罪记录,(2)案发是在人群熙攘(数百人)的联欢会场所,没有伤害任何无辜者(包括其他村委成员),而是有目标地只针对被害人一人的底层个体。判决书没有对为什么如此认定“情节严重”做任何法理和事实上的论证和阐释。 被告人因愤怒难平而采取极端行为——针对特定个体生命的犯罪行为,理应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但是否应该被剥夺生命呢?! 

事实上, 最高人民法院一贯主张“宽严相济”,并出台一系列司法解释。

如:最高人民法院在2011年的《全国法院维护农村稳定刑事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中指出:“对于因婚姻家庭、邻里纠纷等民间矛盾激化引发的故意杀人犯罪,适用死刑一定要十分慎重,应当与发生在社会上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其他故意杀人犯罪案件有所区别。对于被害人一方有明显过错或对于矛盾激化负有直接责任,或者被告人有法定从轻处罚情节的,一般不应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再如,2007年1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提供司法保障的若干意见》中提出要坚持宽严相济、确保社会稳定的要求,明确“对于具有法定从轻、减轻情节的,依法从轻或者减轻处罚,一般不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对于因婚姻家庭、邻里纠纷等民间矛盾激化引发的案件,因被害方的过错行为引发的案件,案发后真诚悔罪并积极赔偿被害人损失的案件,应慎用死刑立即执行。

这些体现了最高人民法院对“情节严重,判处死刑立即执行”一贯采取谨慎的态度,并重视社会稳定的。

对照上述司法解释,可推论合议庭在认定:被告人与被害人的这起冲突中,被害人是无过错的。这一事关被告人是否应判死刑立即执行的重要的事实认定,或许在很多普通老百姓眼里,包括像我这样受过高等法学教育者眼里,会有与法院完全不一样的认识。

比如就我而言,我认为这是一起因被害人方肆意侵犯个体私权,强拆婚房而导致矛盾激化而引起的犯罪。被害人一方在冲突升级上有明显过错,对于矛盾激化负有直接责任。因为强拆婚房,对于任何一个正常的普通人来讲,情感上都是难以忍受。更何况还有对拆迁折抵费用估算感觉不公平以及未婚妻悔婚等经历穿插其间。这些对多数普通人来讲都会产生不公平感和愤怒感。而社会对此没有任何公力救济途径来解决或调和他们的不公平感和愤怒感。这起刑事案件显然属社会因素和被害人明显过错导致的“私力救济”(或曰复仇)性质的犯罪。

2016年10月14日 - 金鼎鼎 - 金鼎鼎博客

2016年10月14日 - 金鼎鼎 - 金鼎鼎博客

为什么合议庭与普通百姓(或我)有这样认识的偏差呢?我认为是因为:

(1)法官们已无法用一个普通人的情感和常识去理解公权力肆意行使下普通老百姓的利益诉求和他们孤独无助的受伤害的心理感受了。


(2)法官们也没有能力从一个多元的社会价值观和可持续发展的社会稳定观去评判“被害人一方是否有明显过错或对于矛盾激化负有直接责任”。


(3)法官们无法理解公权力肆意妄为侵占私权而导致的普通人走投无路、愤怒难平而采取的针对特定个体的报复性犯罪行为,不具有危害公共安全性,也不是对正义的报复。

在这个判决里,我看到的是:法官们已自我禁锢在一个很小的社会阶层了,以致脱离于更广泛多元的社会价值来心证本案情节危害程度。法院作为社会公平和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已无法给予社会底层百姓所期待的与他们价值利益相关的公序良俗了!更难以从多元价值诉求层面来调节社会矛盾,维护可持续发展的社会稳定!

在这个判决里,我还看到:生命,如此之轻,卑微如尘土!

昨日大案:

【头条】重镑丨权威解读: 两高最新《贪污贿赂司法解释》(附全文)

【二条】震惊 | 河南南召官员公款签单遭拒打死人大代表 县委书记和纪委书记应引咎辞职

【三条】有一种中国民愤叫欺负弱者,有一类全民公敌叫欺负快递小哥(内附最新进展)

【四条】民生 | 所有房东都只是国家租户?五个案例看土地期满如何续期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