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鼎鼎博客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日志

 
 

袭人与贾宝玉初试云雨  

2016-10-07 03:51:40|  分类: 读后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袭人与贾宝玉初试云雨乃是别有用心?

 

 

袭人与贾宝玉初试云雨乃是别有用心?

    《红楼梦》里,使贾宝玉初试云雨情的,不是黛玉,不是宝钗,而是袭人!

    贾宝玉的奶妈是李嬷嬷。长成少年,花袭人成了他的全职保姆,衣食住行,起居安息,袭人把他照顾得很周到。如果问贾府里哪个女人与宝玉空间距离最近,陪伴时间最长,无疑是袭人。她提供的是全天候服务啊,从早起帮打洗脸水,到夜间宝玉临睡前从他脖子上摘下通灵宝玉,用自己的手帕包好,塞在褥子底下,次日佩戴时便冰不着脖子。无微不至。 

    袭人比宝玉大不了几岁,自小被贫寒之家卖进贾府,跟着贾母,先侍候史湘云几年,后来这几年又奉命陪护宝玉。她心里自认为从老太太那儿,后来又从王夫人那儿,领了尚方宝剑的,责任重大。客观上她确实也成了宝玉这位小主人的小管家。互相陪伴着成长,感情非同一般,都不把对方当外人看。袭人之于宝玉,一半是保姆乃至贴身丫环的小头儿,另一半像女朋友,宝玉总唤她“好姐姐,好亲姐姐”,亲得不能再亲了。

    袭人还真正是宝玉人生中肌肤相亲的第一个女人,他们把第一次都信赖地交给对方了。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依警幻所嘱之言,与可卿有儿女之事。醒来之后,梦遗的痕迹被袭人察觉。后来袭人另取出一件中衣给宝玉换上,宝玉含羞央告道:“好姐姐,千万别告诉人。”袭人也含羞笑问:“你梦见什么故事了?是那里流出来的那些肮东西?”宝玉把梦中的艳遇说给袭人听。“说至警幻所授云雨之情,羞的袭人掩面伏身而笑。宝玉亦素喜袭人柔媚娇俏,遂强袭人同领警幻所训云雨之事。袭人素知贾母已将自己与了宝玉的,今便如此,亦不为越礼,遂和宝玉偷试一番,幸得无人撞见。自此宝玉视袭人更比别个不同,袭人待宝玉更为尽心。”

    《红楼梦》里,使贾宝玉初试云雨情的,不是黛玉,不是宝钗,而是袭人。她成了太虚幻境里可卿在现实中的替身,弥补贾宝玉大梦初醒后的失落。这倒也可以理解,宝玉梦游太虚幻境遇夜叉,海鬼拖拉,吓得汗下如雨,失声喊叫:“可卿救我!”正是袭人带众丫环忙上前搂住,叫:“宝玉别怕,我们在这里!”梦里的可卿救不了宝玉,现实中的袭人及时地救宝玉来了。

     不管宝玉遇到什么麻烦,袭人随时准备挺身相救。她是宝玉最贴身的侍女,也是最可靠的女人。

    袭人应该算《红楼梦》里最敬业、最称职的丫环。她的性格魅力,也体现在一个“忠”字。对贾母,对王夫人,对贾宝玉,都是忠心耿耿。虽是下人,但她心理上已与整个贾府荣辱与共。“吃穿和主子一样,又不朝打暮骂”,她对贾府很感恩的,对贾母、贾宝玉很有感情的。

    她母兄想赎她出去,她哭闹着坚决予以拒绝:“这会子又赎我作什么?权当我死了,再不必起赎我的念头!”袭人觉得贾宅是慈善宽厚之家,她无形中把贾府当成自己的家了,把自己当成贾府的人了。和宝玉提及贾府时下意识地称作“咱们家”。“咱们家从没干过这倚势仗贵霸道的事……”颇以自己是贾府里的一分子(哪怕只是一颗小螺丝钉)为自豪。

    袭人舍不得离开贾府,还因为这里有个贾宝玉。贾宝玉已成她的精神支柱,成为她活着的意义。第十九回《情切切良宵花解语,思绵绵静日玉生香》,袭人为督促宝玉上进,以赎身离开相要挟,逼宝玉答应三件事。“你果然依了我,就是你真心留我了,刀搁在脖子上,我也是不出去的。”宝玉忙答应:“你说,那几件?我都依了你。好姐姐,好亲姐姐,别说两三件,就是两三百件,我也依。”袭人逐一道来,都得到满意的答复。她笑了:“再也没有了。只是百事检点些,不任意任情的就是了。你若果都依了,便拿八人轿也抬不出我去了。”宝玉笑道:“你在这里长远了,不怕没八人轿你坐。”袭人冷笑道:“这我也不希罕的。有那个福气,没有那个道理。总坐了,也没甚趣。”

袭人与贾宝玉初试云雨乃是别有用心?

    不管是刀搁脖子上,还是八人轿抬走,硬的,软的,她都不吃,她跟定宝玉了。脂砚斋评点:“花解语一段,乃袭卿满心满意将玉兄为终身得靠,千妥万当,故有是语。能作是语,实可爱可靠可服之至,所谓‘花解语也’。”

    花袭人真正是宝玉身边的解语花,心心相映,肝胆相照。她把宝玉作为终身依靠,她对于宝玉,也自然是可靠的。所以我说袭人是贾府里最理智周全、最顾全大局、最靠得住的一个丫环。放在今天,有望评为“三八红旗手”或女劳模的。

    袭人让宝玉答应哪三件事呢?第一件是不要再说诅咒自己的狠话。因为宝玉急得又说了:“只求你们同看着我,守着我,等我有一日化成了飞灰——飞灰也不好,灰还有形有迹,还有知识——等我化成一股轻烟,风一吹便散了的时候,你们也管不得我,我也顾不得你们了。那时凭我去,我也凭你们爱那里去就去了。”急得袭人忙捂他的嘴:“正为劝你这些,到更说的狠了……这是头一件要改的。”

    第二件是劝宝玉不管是否真心喜欢读书,至少该在老爷与别人面前做出爱读书的样子,免得老爷生气,别人闲话。尤其不要嘲笑读书人,不要散布“读书无用论”。这也表明袭人的心态,希望宝玉做个好学生。即使心里不想做,也该装个好学生,让长辈放心。

    第三件事还是要宝玉做个规规矩矩的好孩子,改掉自由散漫与招花惹草的癖好:“再不可毁僧谤道,调脂弄粉。还有更要紧的一件,再不许吃人嘴上擦的胭脂了,与那爱红的毛病儿。” 

    三大要求,都是为宝玉好而提出的。没有一桩是为申诉自己的个人利益。袭人的这几段话,相当于声情并茂的《劝学篇》,无一字一句不是为了催促宝玉“好好学习、天天向上”。难得袭人为宝玉付出这一片无私的爱,真挺感人的。细想,袭人已将自身的利与害,与宝玉的利与害拴在一块了。宝玉的好就是她的好,宝玉的坏就是她的坏。她简直比真的家长还操心啊。

    从袭人提的要求,能看到她对宝玉还是有点不放心。袭人眼中的宝玉什么样子呢?和黛玉眼中的、宝钗眼中的,以及其他人眼中的,有哪些不一样呢?袭人是看着宝玉长大的,也是跟宝玉一块儿长大的,朝夕相处,宝玉在她面前几乎没有隐私,她应该算看宝玉看得最清楚的一个人。宝玉给袭人的印象,当是最准确的。书里这么说的:“袭人自幼见宝玉性格异常,其淘气憨顽自是出于众小儿之外,更有几件千奇百怪,口不能言的毛病儿。近来仗着祖母溺爱,父母亦不能十分严紧拘管,更觉放荡驰纵,任性恣情,最不喜欢务正。每欲劝时,料不能听,今日可巧有赎身之论,故先用骗词,以探其情,以压其气,然后好下箴规”。

    袭人是在教育宝玉学好啊。好像这并非她分内之事,但她比实际的家长还怕宝玉学坏了,她要对得起贾母,对得起宝玉,更要对得起自己。她要对得起自己付出的爱,而并不只是为了敬业、称职。她对宝玉的教育方式很有策略,欲擒故纵。这一招很见成效。

    袭人对宝宝的教育方式,比贾母那种溺爱的方式,比贾政那种苛刻的方式,更切近情理,因而让宝玉口服心领。润物细无声,这就是袭人对宝玉爱的方式。难怪脂砚斋评点时不断地夸袭人:“以此法游刃者,有何不可解这牛?原来如此。”“不独解语,亦且有智。”“可谓贤而多智术之人”。

    宝钗是女强人,黛玉是女“诗人”,跟她们相比,袭人只能算小女人。但她是个有智慧的小女人。有了智慧,心眼就不小了,眼光就不小了,胸怀就不小了。心中有爱,自然更贤淑了,也更智慧了,对周围的一切,上上下下的关系,都心知肚明。袭人比贾府里别的丫环们要高出一截子。而且这是一种让人看不见的高。她知道自己是谁,知道自己要什么,更知道自己能要到什么?她知道自己在贾府里是什么角色。只想把配角给演好。要不到的东西(譬如八人大轿什么的),她不是不会要的,她不想当女主角。不是不想,而是想一想,觉得不大可能,就不要了。索性也不去想了。好像不想要似的。袭人是个很懂分寸的人,为人处事很有分寸,把握得太好了。她要的东西总能得到的。而且,她的要,也让人看不出来的。

    譬如,她轻轻松松就做到了贾政用大棒都做不成的事:让不听话的宝玉变得听话了,乖乖地答应了三件事(还嫌答应的事太少了),痛改前非。此举不仅使宝玉更依顺她了,更看重她了,更重要的是还使宝玉懂得了珍惜,懂得了珍惜袭人对他的好,对他的爱。袭人装模作样闹着要走,反而使宝宝更舍不得她了,更离不开她了。小闹一番,两个人反而更亲了,感情是好上加好了。你说袭人厉害不厉害?

    大观园里,老太太、夫人、小姐唱主角的。丫环们大都是陪伴,只算《红楼梦》的花边儿,似乎多一人不多,少一人不少。但如果从众丫环及女佣里选出“最佳女配角”,我会推举袭人的。你会推举谁?

    我觉得袭人这个女配角不可或缺,不只因为她与宝玉非同一般的关系(初试云雨情啊什么的),更因为她的形象正如她的心事,简单,而又复杂。看上去很简单,细细一琢磨,还是挺复杂的。她不缺心眼,心眼是有的,又不算多。刚刚好,正够用。该有的心眼都有了,该用的心眼都用了。那些没有的,都是不该有吧?那些没用的,都是用不上吧?在深不可测的贾府,袭人进进退退很会掌握分寸,把自己保护得很好,还没给别人添什么乱儿。

跟袭人相比,晴雯太像缺心眼了,少了一点心机,老是磕磕碰碰的,把自己和别人都搞得很累。很明显,晴雯不如袭人会处理人际关系与人事纠葛。在别人眼中肯定不如袭人懂事,不如袭人通情达理。

    当然,晴雯是一位很有个性的美女。与之相比,袭人又像太没有个性了。其实,太没个性就是她最大的个性,一般人很难做到的。袭人把棱角全包裹起来,藏得很深,让你偶尔会碰上,即使碰上了,也看不见。她的心计不露痕迹。但细想想,她在每一个细节上都不能说没花心思。你感觉她的用心,但没感觉到她用的是心机。就是高啊。

    表面上很有个性的美女,譬如以自我为中心的林黛玉,譬如直爽率真,爱憎分明的晴雯,在贾府里呆不住的,呆不久的,呆不痛快的。表面上没有个性的美女,譬如温柔敦厚的薛宝钗,譬如通情达理的袭人,却在勾心斗角的大观园里如履平地,游刃有余,显得人见人爱。

    若给红楼美女评奖,至少会有两个榜。不同的读者会打出不同的榜。一个榜,最佳女主角是林黛玉,最佳女配角是晴雯。另一个榜,最佳女主角是薛宝钗,最佳女配角是袭人。萝卜青菜,或者说山珍海味,各有所爱,关键看你的喜好了。第一个榜,是浪漫主义评出来的。第二个榜,是现实主义给发的奖。

    容易受伤的林黛玉与晴雯,都在《红楼梦》里夭折了。领奖人缺席。颁发的也只能算安慰奖了。确切地说是悲剧奖。

    而薛宝钗、袭人这种现实主义美女,却能一直演到剧终。中间的诸多波折,没伤着她们。不,根本伤不着她们。她们以没有鲜明个性作为伪装,把自己保护得好好的。她们的演技才是真的高呢。

    贾宝玉的那块通灵宝玉,靠袭人精心看护的,每天临睡前替他摘下,包好,塞在褥子或枕头下,每天早晨又取出,替他挂在脖子上。那块通灵宝玉与贾宝玉形影不离,袭人既要照顾贾宝玉,又要看护那块宝玉,这种非别人所能代替的责任,让袭人心里很美。第十九回《情切切良宵花解语,思绵绵静日玉生香》,宝玉私访在家休年假的袭人,袭人一边和宝玉说悄悄话,一边又伸手将通灵宝玉摘下来,给姨表姊妹们展览:“你们见识见识。时常说起来都当希罕,恨不能一见,今儿可尽力瞧了。再瞧什么希罕物儿,也不过是这么个东西。”说毕,递给她们传看了一遍,仍给宝玉挂好。

袭人与贾宝玉初试云雨乃是别有用心?

    脂砚斋评点:“按此言固是袭人得意之话,盖言你等所希罕不得一见之宝,我却常守常见,视为平物。”这是对待通灵宝玉。在母兄姊妹面前,袭人同样在展览贾宝玉,展览自己与贾宝玉亲密无间的关系。当母兄忙着沏菜、摆果桌,袭人笑道:“你们不用忙,我自然知道:果子也不用摆,也不敢乱给东西吃。”一面说,一面“将自己的坐褥拿了,铺在一个炕上,宝玉坐了。用自己的脚炉垫了脚;向荷包内取出两个梅花香饼儿来,又将自己的手炉掀开焚上,仍盖好,放与宝玉怀内;然后将自己的茶杯斟了茶,送与宝玉。”

    脂砚斋评点:“叠用四‘自己’字,写得宝、袭二人素日如何亲洽,如何尊荣,此时一盘托出,盖素日身居侯府绮罗锦绣之中,其安富尊荣之宝玉,亲密浃洽勤慎委婉之袭人,是所应当,不必写者也。今于此一补,更见其二人平素之情义……”当家人齐齐整整摆上一桌子果品,袭人见总无可吃之物,笑道:“既来了,没有空去之理,好歹尝一点儿,也是来我家一趟。”说着,便拈了几个松子穰,吹去细皮,用手帕托着送与宝玉。脂砚斋从这个细节里看出了袭人的“得意之态”。

    袭人的得意,来自于小小的虚荣心,也是挺可爱的。袭人向亲友们展示,贾宝玉那块玉,乃至贾宝玉这个人,都由她照看着的,都与她靠得很近,几乎相当于零距离。她是和贾宝玉零距离的一个女人。这与其说是得意,莫如说是一种值得小小炫耀的幸福感。袭人是宝玉身边幸福指数最高的一个女人。因为她容易满足,懂得满足。懂得了满足就是幸福。她的小小愿望都实现了。她也不想有更大的愿望了。

    脂砚斋拿袭人与晴雯做过比较,是在晴雯疑忌麝月与宝玉亲近那一段:“观者凡见晴雯诸之则恶之,何愚也!要知自古至今,愈是尤物,其猜忌愈甚。若一味浑厚大量涵养,则有何可令人怜爱护惜哉!然后知宝钗、袭人等行为,并非一味蠢拙古版,以女夫子自居。当绣幕灯前,绿窗月下,亦颇有或调或妒,轻俏艳丽等说。不过一时取乐买笑耳,非切切一味妒才嫉贤也,是以高诸人百倍。不然,宝玉何甘心受屈于二女夫子哉?看过后文则知矣。故观书诸君子不必恶晴雯,正该感晴雯绣阁中生色方是。”

    脂砚斋把宝钗、袭人当作一路人。就温顺柔和、宽宏大量而言,她们确如同类。在袭人的培养下,小丫环麝月也越来越像袭人了。在宝玉眼中,“公然又是一个袭人”。脂砚斋看出了袭人的远见:“在袭人出嫁之后,宝玉、宝钗身边还有一人,虽不及袭人周到,亦可免微嫌小敝等患,方不负宝钗之为人也。故袭人出嫁后云‘好歹留着麝月’一语,宝玉便依从此话,可见袭人出嫁,虽去实未去也。”

    袭人所想的一切,都做的一切,所预备的一切,都是为了宝玉好。即使她远嫁了,她的爱仍然陪伴着宝玉。不这样,她也不可能放心地离开。袭人走了,宝玉仍然能感受到那份爱像保护伞一样笼罩。这一切,都来自于眼光看得长远的袭人提前做好的安排。客观地说,大观园里,只有袭人一个人对宝玉付出的是无条件的爱、不后悔的爱。宝钗的爱,不如袭人无私。黛玉的爱,不如袭人无怨。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