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鼎鼎博客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日志

 
 

职业发展  

2017-02-19 13:30:58|  分类: 置顶备择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年的夏天我来到了美国洛杉矶,刚来两天就打算买机票回北京了,由于嫌票价太贵,就搁置了。初来乍到这个在电影里才能看到的陌生世界,起初的向往和奋不顾身的争取都变成了一串大大的问号:

我这么千里迢迢跋山涉水的来这里干嘛来了?他们是谁?说的话、做的事我不能理解怎么办?我又是谁?我究竟会在这个陌生的社会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学费这么贵,我这辈子赚的回来么?英语都说不囫囵,怎么学了“communication management"这么一个鬼专业?仿佛一切都是从零开始却又时间紧迫,我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在美国社会立足么?美国正逢经济大萧条时期,工作招聘几乎冻结,毕业后,回国还是留美?那个时候的我,恐惧、害羞、困惑、挣扎,但却对未知的探险充满了好奇。也正是因为那份不安全感,我如履薄冰,全力以赴。

如今的我还有一个月就30岁了,于是特别矫情的回顾了过去8年走过的路,不禁感叹:把学费挣回来貌似也没那么难啊!这真是漫长的8年,用我闺蜜的一句评价开始这篇文章:“珮瑜,你的人生密度还挺大!” (本文又是很长啊很长啊,你要是忙就别读了啊)

2008年刚来洛杉矶,看着各种土,但是瘦啊!

 我在2008年8月8日在人人网上写下的牢骚

我在2009年4月12日在人人网上写下的矫情话

第一堂课:选择走一条更难的路,因为走的人少,没那么挤

从哪里起步呢?由于在国内做过短暂的媒体、公关相关的实习,我锁定了传媒行业。是做与中国相关的实习项目?还是做美国本土的?是做影视创意制作类的?还是从事营销发行财务等商业类的?我在研究了各个方向的利与弊后,结合了在过去22年里累积的对自己的认知,选择了在美国影视传媒业、做美国本土的、商业类别的实习方向。

为什么是影视传媒业?洛杉矶是世界的影视娱乐中心,location! location! location! 这是顺势而为,况且我在中国有相关的实习经验,不打无准备之仗。为什么做美国本土的项目?因为2008年那个时候美国大的影视公司特别热门,本土项目几乎不怎么招国际学生,所以这条路比较难;而且那个时候影视行业在中国也不像如今那么火,申请的人相对少,所以我所面临的来自国际学生的竞争就比较小。我其实不怕美国本土学生的竞争,因为很多美国本土选手是为了生活而走走停停,而我是为了生存而拼命奔跑。

之后我就利用研究生第一学期申请了各种实习项目,首次经历了全英文面试的各种虐,整个过程在这里省略一万字。。。。。。于是拿到了在美国的第一份实习:在20世纪福克斯(如今更名为21th Century Fox)的电视部门的市场营销部门做福克斯电视台FOX Broadcasting的广告与收视率分析,每天的任务就是坐在那里看美国5大电视台FOX, ABC, NBC, CBS 和CW的电视节目,并做广告和收视率的分析,这为我进入好莱坞、了解美国影视市场奠定了最开始的基础。

2009年在福克斯实习 

2009年在福克斯实习 - 这就是给我第一次实习机会的贵人Ryan

做完第一份实习之后,我发现美国的影视传媒界正在发生巨大的数字化变革,于是我就把方向变得更加聚焦——新媒体。有了第一份经验的累积,接下来的实习申请就变得容易起来,我先后在好莱坞报道的新媒体部门、索尼娱乐的国际和国内数字媒体部门又做了三份实习。所以万事开头难而已,把握好每一次机会很重要,因为每一步都会引导你走入下一步,一步一步叠加起来就会形成一种几何式增长。

 2009年在隶属于尼尔森的好莱坞报道的新媒体部门实习 

 2009年集体打棒球合影

 2009年我在公司教大家写毛笔字 :P

2010年请迪士尼和索尼的导师到中国城吃小肥羊火锅

2016年,我去索尼影视探望当年给我实习机会的贵人Mark

第二堂课:危机就是转机,请安静做一只小强

把时光的镜头拉到来美国的两年后,2010年,上课终于能听懂了,上班终于能用英语交流了,研究生终于毕!业!了!虽然我们的研究生项目只有晚上才有课,虽然大部分时间我都在校园外面混,但是“终于不用写论文的人生”听起来就像小熊从山坡上淘气的滚下来那般欢乐无边。可是刚刚得瑟不久,我就得蹦达不起来了——第一份正式工作被狂虐!

由于需要找到愿意给我办工作签证的雇主才能留下来,受经济危机的影响,大的娱乐传媒公司有正值招聘冻结期,所以我就索性找到了一份并不很理想、勉强能糊口、但是可以得到工作签证的工作:在一家瞄准美国亚裔市场的广告公司(省略名字)做媒体购买专员(就是帮广告客户在各大媒体上策划并购买广告位置)。

在此期间,我遇到了这样一位奇葩的主管——她会当着所有同事的面大声指责我;她会让我一遍一遍重写策划,并且不告诉我为什么要改以及如何更改,只是让我一遍一遍重新写;我主动在周末和工作日晚上写了一份企划书,她骂我浪费时间;她让我把厚厚一沓文件从头到尾核对一遍,结果我做完了之后告知她,她却摆出一副完全忘记这件事情的表情;她让我记录每个小时除了上厕所以外我在干什么;我不加班,她就说我不用心,我加班,她就说我为什么效率这么低;我想做新媒体广告策划,她偏偏不让我做,但是让我旁边低我一个级别的实习生来做。。。。。。她用尽全力让我感受到自己一无是处,并且在那几个月,她做到了,我那个时候经常怀疑是不是该拿垃圾斗把自己搓吧搓吧倒了。

最经典的是,她花了整整一个周末写了五页满满的字,上面全是控诉为什么李珮瑜是个瘪三员工,并且在我们部门的两位最高领导面前宣读。。。。。。然后她说:李珮瑜,我给你6个星期的时间,这期间你要是不好好表现,滚蛋!(白羊座的我竟然这次很记仇呢!)

卧槽啊! x 100,000,000,000次

拿着她写的那5页象征着“李珮瑜是一坨屎”的判决书,我在停车场里哭了整整两个小时,很大声、吓死路人的那种。这段经历,对于从小到大没怎么被骂过、不食人间烟火的“三好”小公举来讲,简直就是人生终于完整了的感觉啊!

又过了6个星期,看我那么乖,她又不想让我滚了,想要主动与我和解,我对她说:对不起,我要去20世纪福克斯(姑奶奶)的新媒体部门(我)上班了(不伺候您喽),take care. 

我其实非常感激这次经历,因为人总是在挫折中成长的很快。我在这被虐期间迅速的完成了从学生/实习生到职业经理人的蜕变——从休闲面包鞋到紧致的高跟鞋, 从只带着脑子进会议室到拿上纸笔小心记录会议内容,从用情绪来探讨问题到靠理性指出论点并列举出一、二、三、四,从下班后倒头就睡到不断读书充电并不停寻求新的机会和突破,从动不动就在上班的时候流眼泪到收起眼泪镇定以对,从任人否定批评指责到把事情完成的无可挑剔。最重要的是,我的心态又回到了当年刚到美国时的卑微和敬畏,没上班前,以为自己4个大公司的实习战绩和研究生的学位已经够我扬眉吐气几个月了,实际上,我渺小脆弱的一塌糊涂,一切只是刚刚开始。

感谢那个给我挫折的主管,因为她让我成为更好的人。一入职场深似海,我还要继续探索更广阔的世界。

第三堂课:要与野心家为伍,保持精进

2011年2月,我正式加入传媒大亨默多克的新闻集团旗下的20世纪福克斯(简称FOX) ,在其有线电视部门的数字多屏发行团队做分析师。FOX正是两年前给我第一份实习机会的公司,在我被那个广告公司的主管骂得狗血喷头的时候,又是这个公司再一次向我伸来救命稻草。

20世纪福克斯有线电视部门-新媒体团队

20世纪福克斯有线电视部门-整个发行团队

20世纪福克斯有线电视部门-比赛造沙雕

那个时候20世纪福克斯的年收入是330亿美金,我们有线电视部门贡献的收入是90多亿美金,比起其他业务,我们部门是最赚钱的,占总收入的27%,比电影部门(70亿美金)的比例高出5个百分点,并且也是所有业务当中的年增长率最快的部门(都是公开的数据哈)。相较于电影业务,电视业务与新媒体结合的更佳紧密,加之iPad, OTT设备, Game Console, SmartTV等多屏渠道的出现,以及视频新媒体Netflix, Hulu, YouTube的冲击,传统好莱坞影视公司都在2010年和2011年纷纷部署电视多屏发行,业界称之为TV Everywhere. 我们这个团队就是做TV Everywhere的先锋部队。

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默多克这个老头。我正式加入福克斯的时候,他老人家已经整整80岁, 身价118亿美金的他依然是新闻集团的最高领导,思维活跃,谈吐清晰(就是说话慢了些),丝毫没有退休回家养老的意思。有一天,他给我们全体员工发来一封信,前面就是说一大通公司最近很好很好的话,我都给忘了,只记得最后一句话:“We just get started! (我们这才刚刚开始呢!)” 我不禁倒吸了一口气,介斯嘛意思啊!还让不让新晋媒体创业者活了?给年轻人留点儿机会不行吗?不好吗?福克斯的公司文化也渗透着他老人家贪婪的气息——我们部门领导的门上贴着:“Proceed and Be Bold! (继续前进!保持勇敢!)"

那个时候的我,还是很自卑自己的英语的。我经常坐在会议室的边缘,听着那些黄头发蓝眼睛的领导们大谈特谈我没看过的影视剧和听不懂的专业术语,假装很合群的点头微笑。如果例会上需要我发言,我会小心翼翼吐出几句话,连那也是开会前翻来覆去准备好的台词,生怕自己说出什么蹩脚的英文会被贻笑大方。每周给全部门发的英文分析报告也是经过我无数次的修改才敢送出,生怕什么语法错误让人认出来其实我是“根正苗红”“苦大仇深”“红旗下长大”“热爱毛主席”的中国娃。

但是,我每周五早上5点会准时起床,参加Toastmaster做英语演讲训练,这个组织里的人都极端善良,每次我演讲完毕,不管讲的好不好,他们都会莫名其妙得站起来给予我雷鸣般的掌声,全楼道都能听到的那种,这种无条件的鼓励式教育,让我一片一片拾起曾经碎了一地的自尊心,胆儿也越来越肥。

有一次,领导们说今年的年会上,就让基层员工上台演讲吧,自发组织团队,选择感兴趣的话题。我毫不犹豫的报了名,加入了新媒体移动设备APP小组,总共6个人,用两个星期的时间,准备一场相关话题的群体演讲。我个人有5分钟的演讲,时间虽然短,但是想到台下会有400人的观众,5分钟听起来变的很漫长。

2012年年会,我们团队演讲前

会议当天,前几个小组分别上台演讲,但是有些人直接拿着演讲稿念,有些人坐在那里吊儿郎当得说着并不吸引人的段子,有些团队还出现了技术故障。而我早在7点钟的时候,就第一个赶到会场确保我们团队的一切设备和内容运转正常,并反复演练我那仅有的5分钟的台词(没办法,我就斯个笨小孩,这是一个歧视努力的社会,所以歧视我吧,我就是这么努力)。轮到我了,做为当场唯一的中国人,我的演讲直接碾压全场,结束后,我的领导很高兴的对我说:你这Toastmaster没白参加啊!走下讲台,那些曾经从未注意过我的同事也都对我说:讲的不错啊今天 :)

2012年年会,我在台上仰着个大脸、踱着步

这个小小的经历教会我:努力本身就是一种资源,态度决定高度,这些和你讲的英文流不流利、有没有语法错误都无关。只要你有勇气突破自己、拒绝妥协、保持精进、做好每一件小事、愿意比别人多努力一点点,不管在世界的哪一端, 都会拥有属于自己的舞台。这件事还教会我,中国人在海外成功可能不会是一件太难的事情,因为当你怀着发展中国家的心态在发达国家挣扎,那简直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画面啊!

在福克斯做了两年半的分析师后,我选择辞职,理由是我可以直接看到自己10年以后的样子——安逸的工作环境、稳定的收入、大公司的光环、快乐的小螺丝钉,那画面太美,我不敢看。离别前团队请我在福克斯最好的餐厅里吃饭,吃的是什么我忘记了,但是他们的笑脸我拿相机记下了。除了感谢大家的不嫌弃不拉黑还给办工作签证之恩,我还能说什么呢?

2013年, 团队请我吃离别宴

当时手里面有两个Offer, 一个是Yahoo十万美金年薪的高级分析师的职位,一个是Demand Media低于十万年薪的互联网广告销售战略经理的职位,基于我一向嫌富爱贫的受虐性格,我选择了听起来比较刺激的选项——Demand Media.

第四堂课:你一定要找到自己,不管有多难

来到了这个2006年成立、2011年上市的互联网媒体公司Demand Media, 我的感觉是耳目一新。老板Richard Rosenblatt曾经是MySpace的创始人之一(之后卖给了默多克的新闻集团),每天到公司都能看到他那红色的法拉利跑车安静的停在门口,放佛再向我们大声诉说:如果你不抓紧时间建筑你的梦想,别人就会雇佣你去建筑他们的梦想!

做为广告销售战略经理,通俗地讲,我的工作就是——和销售团队一起把公司打造的生活方式类别的网站群(eHow.com, Livestrong.com, Cracked.com等30个内容网站)的广告位置卖出去,让公司赚钱,这也是我首次管理那么多以前没做过的大项目。做为整个销售部门的唯一中国人,我又一次把自己打入低谷,重新开始。我在业余时间修完了项目管理课程,团队也在短时间内给我提供了系统的培训,于是我上手非常快,短短四个月后,就可以可以与销售团队们并肩作战驰骋沙场。

但是!开心快乐的日子总是很短暂呀!就在我刚刚进入状态的斯候,公司发生了很大的人事变动。CEO离职了!不要我们了!去创立他的下一家公司去了!去买更多品种的跑车去了!我们小组的SVP离职了!不要我们了!她卖了房子,换了一辆奔驰跑车,然后去创立她的下一家公司去了!我的顶头上司去度蜜月去了,一走就是三个星期!我的同事回家生孩子去了!他们招了一个高级经理,但是工作地点在纽约,而且需要我给他培训才能上手!还得是远程培训!而这一切竟然在同一时间发生,并且意味着我需要在相当一段时间内hold住全场。

在经历了主持大大小小的电话会议、现场会议、加班加点赶销售pitch、远程项目管理、外加给新来的高级经理天天做培训等等各种惊吓后,我惊喜的发现自己竟然还活着。顶头上司终于度完蜜月了,回来一看,天没有塌下来,旧有的新来的项目都在顺利进行,新任的高级经理也可以上手作业了,一切放佛他没离开过一样。于是,我就稀里糊涂的拿了一个2013年第三和第四季度的最佳广告销售奖。 

Demand Media,与销售团队的其中三位同事合影

但是!就在我好不容易可以开开心心准备回国过新年了的时候,公司又给我来了个晴天霹雳——公司战略重组,整个销售团队50多个人全部被端掉!我去啊!谁说挣钱的团队不会被裁掉的?谁说的?谁说的!你说说,我好不容易恢复了一点点自信,就要经历人生第一次被裁掉的尴尬境地!那个时候的感受就是,我对不起天,对不起地,对不起祖国,对不起我爸妈给我付的大学学费!!!又是一种想拿垃圾斗把自己搓吧搓吧倒了的赶脚。

然后呢?然后我就给当时的CEO写了一封信,大概意思就是,是谁允许你把我裁掉的!你不能把我裁掉!当个国际学生容易嘛我?工作签证在你裁我的时候就自动失效,我要么回国以后就回不了美国了,要么现在被遣送回国,你不能就这样把我当成个屁给放了啊!况且我还刚刚拿了个奖,正高兴呢,你就不能等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再说吗?!

然后呢?然后CEO就把我叫回来上班了。我加入了程序化广告(programmatic advertising) 管理小组,惊讶的发现这十个人的团队贡献的广告收入,竟然是之前被裁掉的将近60人的销售团队的4倍!原来那个时候整个互联网广告界都在经历程序化广告的变革,这意味着广告系统又更加的自动化和有效率,以前几十个人做的活,现在一个人就可以通过管理几十个广告系统(Ad Network) 就搞定了,这真是机器人的又一大胜利,之前的部门为什么被全锅端掉也就不足为奇了。

于是我又开始做以前没做过的——管理程序化广告系统,以及做各种财务模型。好处就是,我把公司怎么挣钱的了熟于心,以前只是在做一小块儿局部的事情,新的工作岗位让我开始从全局出发,这又是一次难得的升华。坏处就是,做了一段时间后,我迷失了自己,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我甚至陷入了深深的抑郁,每天都不快乐,经常躺在沙发上哭,还有一次歇斯底里过。我非常确定,自己只是在被动的回应各种挑战,但却不是我主动的选择,我一定要找到当初那个活蹦乱跳的小坦克!

于是我开始人生第一次接触打坐(Meditation), 因为问题的答案已在心中,我需要安静的呼吸和倾听。

2014年5月的一个周末,我出游打坐去了

打坐了两个月后,成果显著,我在2014年7月份递交了辞呈。接下来,我经历了三个月没有任何工作和收入的一段时间,随心所欲得搞了一些自媒体视频,又顺便跟刚登记不久的老公去夏威夷度蜜月去了,hiahiahiahiahia~~~

2014年9月,夏威夷

期间被朋友拉去拍了一集网剧。。。。。。

2014年8月,网剧?

我也是在那个时候开通了这个微信公共号,经常写一些不疼不痒的鸡汤文,如果你已经很久都懒的取消关注我的公共号,你可能对那个时候的我有些印象。。

总之,我在那个时候开始敞开心胸拥抱不确定性。这个自我探索的旅程还没完,而是刚刚开始呢。

第五堂课:趁年轻,主动尝试一切可能性

2014年十月我加入了AwesomenessTV, 全球最大的针对青少年的网红MCN(Multi-channel Network), 成立于2012年,非常年轻的一个公司,2013年卖给了Dreamworks (梦工厂),公司保留了创业公司的样貌和活力,同时也有金主梦工厂的全方位扶持。那时AwesomenessTV的估值是3.25亿美金(对于创立只有两年的媒体类别的公司来说,算是战绩赫赫了),旗下拥有8万多个青少年网红,月视频点击量有10亿,同时他们也有自己的内容平台。我的工作就是观众拓展经理,为AwesomenessTV的两个YouTube频道拓展订阅用户,俗话就是——给自媒体赚粉儿。 

这是一份非常综合的工作,既要建立大数据模型,又要天天和制片人混在一起用大数据指导开发节目,同时隶属于营销团队,还要做各种营销效果数据分析,左脑和右脑不停转换。

我负责的其中一个频道,DreamworksTV

我负责的另一个频道,AwesomenessTV

有一天,公司老大一拍脑袋说咱们举办一个比赛吧!所有员工,不分工作属性,都可以参与,题目是策划一期节目,有四个晋级名额,被选上的方案将被付钱拍摄出来,在我们的内容平台上播出。

虽然我一直在从事媒体的商业运营,这样可以折腾的机会我怎么可能错过?于是就参加了比赛。因为那个时候我依然是公司里唯一的中国人,可能他们看我的策划案觉得挺新鲜,结果就让我晋级了!于是我就莫名其妙的做起了制片人,联系网红,找导演和联合制片人,组织拍摄团队,选择拍摄场地,煞有介事的玩了起来。

拍摄当天,网红collins key跑来给我捧场 (右二)

拍摄当天,老公跑过来给我当免费导演

网红(我的同桌)Hunter March的神表情

当Collins Key发现他刚吃了一只虫子时的神表情

当我的美女同事第一次尝试皮蛋时的神表情

拍摄当天我们真是笑了一下午,欢乐的无法无天。

节目被AwesomenessTV推出了,并被编入了Best of AwesomenessTV(最佳短片)的列表里。从此,我开始坚信,中国人可以在世界的任何角落做任何他们喜欢做的事情,而不必非要成为工程师、律师、分析师才有钱途,你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在这个白人主导的世界里留下不一样的颜色。

AwesomenessTV的营销团队,我爱这些人

对于AwesomenessTV, 我满心感激,因为她给我提供最宽松的环境,让我去疯、去闹、去试错、去野蛮生长。是因为这一段经历,我内心的小野兽开始渐渐苏醒——终于可以不去计较自己的英语语法错误,终于可以接受自己的不完美,终于可以拾起勇气表达真实的自己,终于看清了做为一个中国女人的力量,并以此为荣。

但是,我还是不知好歹的又一次递交了辞职信。。。。。。因为我已经找到了下一个十年要做什么了,只是,我还需要最后一段经历,让我20-30岁的这十年,画上完整的句号。离开时,顶头上司竟然哭了。。。。。。他说:“Peggie, 好好做你自己,不要让任何人改变这一点。”  我也哭了,哭了很久,但是还是决定继续向前——有一种经历,还未体验。青春,未完成,进行时。

第六堂课:好的领导不是自己做明星,而是把团队成员变成明星

我在2015年加入了迪士尼公司收购的Maker Studios——全球最大的MCN,第一个做网红经济的公司,成立于2009年,被迪士尼以6.75亿美金收购。为什么选择Maker? 因为他们让我做网红经济拓展总监(英文直译是观众拓展总监,但是网红经济拓展是我实际做的事情),派给我一个团队来管,并且会提供一系列的领导力培训。在面试的时候,我很清楚的告诉他们:我李珮瑜不是在美国出生的华人,是100%的生在中国、长在中国的纯纯纯中国人,英语不光有口音,还经常有语法词汇的错误,如果他们认为中国人不可以领导美国团队,千万不要聘请我。也不知道为啥,他们第二天就通知我说:过来吧。

这是我曾经想都不敢想的:刚来美国的时候,如果能在校园找到一个能塞牙缝的刷盘子的工作就好;找实习的时候,如果能找到一个愿意收留我的公司就好,不给钱也行,让我倒找钱也愿意;找工作的时候,如果能给我提供工作签证就行,再卑微我也做;换工作的时候,如果能多做一些有趣的项目就好。我以为也就这样了,有几个美国公司能让一个根正苗红又长着一张娃娃脸的中国女人肆无忌惮的闹下去呢?我以为也就这样了,或许只有回国才能打破职场的天花板。所以我刚开始只是抱着好奇的态度加入Maker的,内心不相信他们真的会让我一个中国人领导美国团队,肯定只是把我忽悠进去,然后就把我扔到一个小角落独自做数据分析去了。

但是我错了。领导胆子还真大——直接扔给我最难管的两个员工,并且让我负责最棘手的两个大项目,都与钱有关系,不止如此,还要为组织重新设计新的流程和系统,这涉及到如何与各个核心部门有效的合作。除此以外,我们自己的部门有25人,部门里面分4个小组,每个小组各有一个总监管理,但是由于我的职位比较综合(又是综合!),所以这4个小组都需要接受我的统一调配。而这一切,领导在面试的时候并没有告诉我,估计是怕我知道后就不敢来了,所以我在得知后受到了极大的惊吓——我行么?我真的行么?领导你轻易的信任一个陌生人,这样好么?

就在我手无足措的时候,迪斯尼(收购Maker的东家)也履行承诺,开始提供一系列的领导力培训,这在很大程度上,帮我快速度过了凌乱期:

迪斯尼针对总监以及总监以上的员工设计了这种类似于Ted Talk的项目,就是每期邀请公司不同领域的最顶层的领导,为我们演讲一个有关领导力的话题,旨在把他们的领导力的精华传递下去,为迪士尼培养更多的好领导。例如,迪士尼的全球总裁Andy(级别高到让我吐血,下图)就亲自过来授课。授课的过程中,我问了他一个尖锐但却是他很期待被问到的一个问题,他高兴的不得了,于是他就答应我的邀请,一个月后到Maker Studios给所有的员工再来一场演讲。我们Maker的老大听说Andy要来,表示兴奋和不敢相信,一时成为公司内部的特大新闻。我那个时候才意识到Andy的级别原来那么高,当时真是人傻胆子大啊!

除此以外,迪士尼还聘请第三方培训公司过来提供心灵鸡汤培训,“如何在不断的变化和打击中做一只合格的小强”这场培训很有用,让我及时调整了当时身心俱备的状态,第二天精神焕发的去上班。

这就完了?还!有!更!给!力!的!

公司选出一部分管理层员工(我也入选了),然后进行三个月的领导力培训(每个月上两天课),这个课程是迪士尼根据实战经验精心编织的,我们边学边用到实际的工作当中。

迪士尼那么辛苦的给我提供培训,我也只能以身相许、学以致用了。

在网红公司工作的福利之一就是天天和网红打交道,我的团队的工作就是给他们带来更多的广告收入和更多的内容IP孵化机会。

我与Maker Studios的头号网红们,Pewdiepie和Tim DeLaGhetto 

曾经我是做具体执行的那个人,然后争取自己做成明星员工,只要做好本职工作就皆大欢喜了;但是单打独斗在新的工作岗位不管用了,因为我需要把团队里的员工培养成互相扶持的明星员工,这样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提高协作效率,而不是各自为战。但是手下的员工们在Maker待得时间比我长,对我这个新来的满脸娃娃气的中国女领导刚开始是不服气的。

我的第一个举动就是先和部门所有员工开展1对1的对话,对公司的整个架构和运作系统以及暴露的问题做一个全面的学习和诊断;然后招开部门大会,用标准的中式英语告诉大家我的故事、价值观、愿景、部门使命、KPI、改革的目标以及未来几个月的实施计划。 那是我人生第一次坐在会议室中央大言不惭的宣告我是谁、我为什么在这儿、我们为什么要一起合作、我们要去一个什么样的地方、我们如何到达那里以及我们的付出将怎样被公正透明的衡量。出乎我的意料的是,大家似乎听的很用心,而且积极性很高。从那以后,种族不同、英语溜不溜这种想法就没在我脑子里出现过,开会也不需要打草稿了,直接来。

中间经历的挑战在这里省略一万字,最难的时候,我晚上需要喝酒才能放松下来。。。。。。忙活后的结果呢?我们部门为网红带来的业务额比去年同一时期增长了280%,并且孵化出了第一批网红内容IP, 我的两个手下也从自卑困惑的问题员工成长为各自业务领域的明星,其中一位还拿到了全公司颁发的月度明星员工奖。这一段经历给我最大的成长就是——未来十年将不再是我一个人单枪匹马的旅途,而是带领一个奇葩团队共同创造价值。

Maker Studios 我的两位可爱优秀的美女员工

Maker Studios 我的员工获奖

Maker Studios 领导在圣诞节请核心团队吃饭

Maker Studios  不解释,心里暖暖的

Maker Studios 让我感到幸福的团队

可以了。20-30岁的这十年,过得很充实。当过穷逼学生、爱过几个人渣、找到人生伴侣、被无数公司拒过、也被很多公司看得起过、被虐过、被欣赏过、被裁过、被救过、做过最基层员工、管过项目、带过团队、被骂过、被爱过——青春不就是用来试错的么?谁的青春不迷茫?不试错怎么知道自己以后干嘛?不折腾怎么知道自己究竟是谁?走进30岁这件事,就是我与时间的等价交换,它给了我经历,我给了它鱼尾纹,互不亏欠,心安理得。

瞧瞧这八年,跟拍电视剧似的,没闲着过,想想都累,写下来更是花了我一个星期的时间,但是还是坚持写完了,因为这些事没有人会记得,就连我自己也会在某年某日忘记所有,不如让文字帮我储存记忆,这样我也好轻装上任,用清零的状态开始下一个十年的征途。

感恩,感激,感谢!

“We just get started! (我们这才刚刚开始呢!)”

李珮瑜

我的微信公共号:iLiPeiyu

 

P.S. If you don't like your faces to be shown in my post, please let me know and I will remove them. Thanks!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